国际重大工程的社会责任治理实践与研究问题

重大工程是社会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方面,可能会对当地社区、环境、社会、政治或当地人的生活方式产生巨大影响。良好的重大工程社会责任治理可以提高国际重大工程的质量,减少东道国不同方面的冲突。

原文引用:Saixing ZENG(曾赛星), Hongquan CHEN(陈宏权), Hanyang MA(马汉阳), Jonathan Jingsheng SHI. Governance of social responsibility in international infrastructure megaprojects. Frontiers of Engineering Management, 2022, 9(2): 343‒348. https://doi.org/10.1007/s42524-022-0191-7
作者单位:1.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2. 上海交通大学中美物流研究院;3. 上海大学悉尼工商学院;4. College of Engineering, Louisiana State University.

1. 简介

重大工程是社会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方面,可能会对当地社区、环境、社会、政治或当地人的生活方式产生巨大影响(Zeng等人,2015;Denicol等人,2020)。重大工程社会责任(Megaproject Social Responsibility)是指 “利益相关者在整个项目生命周期中的政策和做法,反映了对广大社会福祉的责任”(Zeng 等人,2015)。MSR治理指的是相关利益相关者的社会责任行动,以减轻和消除重大工程在整个生命周期中对社会经济和环境结果的负面影响(Lin等人,2017;Ma等人,2017),如减贫、人权保护、社会慈善和环境保护(Zeng等人,2015)。对于大型国际承包商来说,国际重大工程在东道国的决策方案与在本国的决策方案之间的差异是巨大的( Javernick-Will 和 Scott, 2010; Cramton 等人,2020)。政治、文化、经济和监管背景的差异会导致MSR内容的差异,以及企业社会责任的差异(Maignan和Ralston, 2002; Matten和Moon, 2008)。因此,MSR治理对国际承包商来说是一个挑战。在MSR中的良好表现可能有助于重大工程的可持续性,而在国际重大工程中缺乏MSR治理可能会给国际承包商带来巨大损失(Ma等,2017;Petkova和Putten,2020;Leviker,2021)。因此,我们认为MSR治理可以提高国际重大工程的质量,减少东道国不同方面的冲突(Campbell等人,2012;Zhou和Mi,2017;Ma等人,2021)。

2. 国际重大工程社会责任治理的管理实践

亚的斯亚贝巴-吉布提铁路(亚吉铁路)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详细地展现了重大工程社会责任治理如何有助于提高重大工程的可持续性。亚吉铁路是东非第一条配备了中国设备,并符合中国工业标准的电气化铁路。亚吉铁路由中国资助,并由中国产品和技术设计、建造和运营(Wang, 2019; Leviker, 2021)。亚吉铁路是由中国铁路集团有限公司和中国土木工程建设公司建造的。亚吉铁路的MSR治理解决了几个关键问题,包括经济发展、就业、慈善事业、环境保护和可持续运营。

国际重大工程的社会责任治理实践与研究问题
亚吉铁路帮助埃塞政府运输了大批救灾物资和集装箱货物

首先,项目参与者在预研究和设计阶段就考虑了经济发展,解决了如何提高物流效率的问题,降低了铁路沿线的运输成本,为当地社区创造了就业机会,以及减少埃塞俄比亚和吉布提的贫困(Mohapatra, 2016; Yalew and Guo, 2020)。在协调的努力下,埃塞俄比亚建立了工业园区发展公司,建立了几个工业园区,占地约200平方公里,并针对外国投资者有优惠的投资政策。例如,铁路沿线的东部工业区吸引了85家公司前来建厂,业务包括生产服装、纺织品、鞋、水泥、医药和汽车。在工业园区的帮助下,使埃塞俄比亚可以成为非洲的一个制造业中心。活动的增加大大改善了该地区的经济出口、就业和生活水平(Mohapatra, 2016; Yue and Huang, 2019)。

第二,项目组雇用和培训当地员工,并向他们传授知识,通过项目提高他们的技术能力(Tovar,2019)。埃塞俄比亚青年从该项目中受益匪浅,该项目创造了约3000个新的工作机会。为了确保运营安全,埃塞俄比亚当地员工接受了广泛而全面的技术和管理培训,为他们提供了运营、技术和管理技能(Yue and Huang,2019)。

第三,项目团队积极主动地参与项目慈善事业,包括帮助增加当地的水供应,建设当地的学校,并在灾害期间提供救援物资(Harper,2015;Wang等人,2016)。举个例子,埃塞俄比亚在2015年遭受了30年来最严重的旱灾。国际组织收集了大量的食物,并运往吉布提,准备进行紧急运送。通过卡车将这些物资从吉布提运到埃塞俄比亚需要几天时间。埃塞俄比亚交通部询问亚吉铁路是否可以在紧急情况下作为救援工具使用。当时,这条铁路刚刚铺设完毕。在中国土木工程建设公司进行安全检查以确保铁路安全使用后(Wang等人,2016),这条不完整的铁路提前投入使用,将3000吨粮食从吉布提运往埃塞俄比亚的干旱地区(Harper,2015)。在COVID-19大流行期间,亚吉铁路帮助埃塞俄比亚运输了超过10万吨的化肥、小麦和其他基本物资,确保了民用物资的供应和农业物资的运输(Dai,2020)。

第四,这个项目的环境治理体现在为货物和乘客提供环境友好的运输方式,具体目标是减少能源使用和碳排放,改善空气质量(Tovar,2019),提高陆地的生物多样性,并通过减少卡车事故和道路上的危险溢出来减少水污染(Zijderveld,2020)。具体而言,承包商投资了400多万美元,用于建设动物安全通道的立交桥(Zijderveld,2020)。与重大工程可能对环境产生的不利影响相反,亚吉铁路项目通过将交通从公路转移到铁路,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第五,为确保长期成功运营,原运营商在项目完成后留守五年,以培训当地运营管理人员和维护人员(新华社,2016)。项目后的培训和运营转移使当地人获得了必要的知识和专长(Tovar,2019)。此外,新建的铁路可能会通过改善当地人的团结、扩大联系和减少社区之间的冲突,对鼓励当地和平产生积极影响(Harper,2015)。

国际重大工程的社会责任治理实践与研究问题
亚吉铁路运行中的列车通过吉布提Holhol大桥

截至今天,该项目已被各种利益相关者视为一个巨大的成功(Leviker,2021)。亚吉铁路已经克服了COVID-19大流行造成的挑战。其交通量已恢复到大流行前的水平。该公司2020年上半年的营业收入比2019年同期多51%(Dai,2020)。

然而,由于缺乏对当地文化、规范和法规的了解,以及对当地社区的关注,在外国团队和当地利益相关者之间的MSR差距方面有许多教训。其中一个例子是由中国海外工程集团有限公司承建的波兰A2公路项目。(COVEC)承建的波兰A2公路项目就是这样一个例子。该项目损失惨重的一个因素是工程团队缺乏处理东道国当地监管、社会和环境问题的经验(Chang, 2011; Petkova and Putten, 2020)。

首先,对欧盟(EU)法律的认识和理解不足,导致COVEC在控制劳动力和设备雇佣成本方面效率低下(Kanarek,2017)。COVEC的经理们最初抵制雇用当地劳动力,而倾向于雇用中国工人以节省开支。然而,波兰法律规定,必须雇用高比例的本地工人。COVEC在投标文件中低估了材料使用和设备租用费用,因为他们在其他非欧盟项目中从中国进口了大量的材料和设备。然而,这是个挑战,因为他们必须获得欧盟的认证(Ni,2011)。因此,在施工阶段,COVEC缺乏在欧盟获得许可的建筑机械,导致该公司雇用波兰分包商来获取劳动力和租赁设备。所有在波兰工作的员工都有权依法获得调整后的工资,无论其国籍如何,这一点没有被计入COVEC的投标预算(Petkova & Putten, 2020)。

其次,由于中国和波兰在文化和社会方面的差异,COVEC的管理人员认为他们之前在非欧盟项目中的国际经验可以成功地转移到A2公路项目中。鉴于COVEC的经理们对欧洲文化没有深刻的理解,他们认为以前波兰政府官员和他们之间的口头协议与中国背景下的正式接触一样有效。然而,在波兰,除非所有条款都由双方实体写下来,否则任何正式协议都无法执行。COVEC的管理人员对他们与东道国政府官员的关系持积极态度,但对波兰的商业文化并不了解(Kanarek,2017)。因此,原始合同是用波兰语写的,只附了几页A4纸,有几十页的附录(Ni,2011)。波兰分包商和COVEC之间的文化差异也增加了他们之间的沟通和合作成本。例如,波兰分包商不愿意接受COVEC的工作习惯,如加班、开始工作前喊口号和劳动保护。COVEC的经理们不了解波兰文化,将他们最大的代表团安排在耶稣受难日访问波兰。中国经理和波兰工人之间的语言障碍导致了工作场所的无效沟通,延缓了项目进程,并提高了成本(Ni,2011)。

第三,欧盟严格的环境保护法规也增加了波兰A2公路项目的项目成本。COVEC的管理人员在投标预算中没有考虑到昂贵的环境保护方法。然而,由于七种罕见的青蛙、蟾蜍和蝾螈在高速公路上迁移,施工工作在秋季暂时停止了两周(Kanarek,2017)。根据欧盟法律,COVEC被要求建造特殊的野生动物隧道,允许野生动物通过,这在他们的非欧盟项目中是不常见的做法。COVEC 的管理人员认为,他们可以与当地监管机构或政府谈判,以降低环境标准,因为他们没有意识到波兰环境保护的重视性(Ni,2011)。

总之,COVEC和波兰之间在员工保护、文化意识和环境保护方面出现了明显的MSR差距,导致波兰A2公路项目的预算大量增加。COVEC在成为两年内第一个赢得欧洲大型公路合同的中国承包商后,退出了这个价值4.47亿美元的公路建设合同。通过对这两个案例的比较,我们认为MSR治理对一个国际基础设施重大工程的成功,从其初步阶段到运营阶段,都会产生至关重要的影响(Ma等人,2017)。

3. 关于国际重大工程中MSR治理的未来研究

“一带一路”倡议为中国承包商提供了投资国际基础设施项目的机会,这将促进亚洲、欧洲和非洲国家之间的互联互通。参与“一带一路”重大工程的大型国际承包商必须加强对当地利益相关者的MSR意识和实践,以实现项目的质量目标(Lim等人,2021)。为了平衡多个利益相关者(包括承包商、供应商、设计师、员工、公众、当地社区和非政府组织)之间的利益,项目参与者需要根据三维模型履行不同的MSR角色(Lehtinen和Aaltonen,2020;Lin等人,2017)。一个缺乏健康的MSR治理框架的重大工程可能注定要失败。因此,MSR治理对于国际重大工程团队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国际重大工程的社会责任治理实践与研究问题
图1. 国际项目管理知识图谱

如图1所示,以往的国际项目管理研究主要集中在五个方面:国际承包商的市场选择(Chen等,2016;Lee和Han,2017),国际承包商的进入模式(Chen和John,2011;Shen等。2017)、国际项目的组织管理(Jung和Wang,2006;Mahalingam和Levitt,2007)、国际项目的风险管理(Han等人,2008;Kardes等人,2013)和国际项目治理(Orr和Scott,2008;Scott和Levitt,2011)。在国际项目管理文献中,一些论文讨论了市场选择和进入模式,因为承包商首先决定他们要进入哪个市场(Chen等人,2016),然后决定哪种进入模式对他们最有利(陈和约翰,2011)。学者们还讨论了国际项目管理中的风险管理,包括政治、制度和文化风险(Al Khattab等人,2007;Han等人,2008)。国际项目管理者需要考虑如何通过管理实践和项目治理来减少国际项目中存在的制度挑战,因为母国和东道国的制度背景不同(Mahalingam和Levitt,2007;Orr和Scott,2008)。

尽管它很重要,但MSR治理在国际项目管理研究中很少受到关注(Denicol等人,2020;Zhou & Mi,2017)。基于东道国和母国的法规、规范和文化将显著影响重大工程的决策、建设和运营的证据(Cramton等人,2021),我们提出了一个未来研究应该考虑的研究框架。

我们还提出了以下研究问题,供项目管理研究人员在未来研究中考虑。

(1). MSR如何影响重大工程的成功交付和参与者在东道国的声誉?

(2). 国际重大工程参与者如何通过战略性地进行MSR来管理利益相关者的利益?

(3). 国际重大工程参与者如何将社会规范、文化信仰、当地期望和偏好纳入其在东道国的决策过程?

(4). 国际重大工程参与者如何采用战略(在组织和管理层面)来改善重大工程在东道国的生命周期中的MSR表现?

(5). 国际重大工程参与者如何采用不同的战略,在项目的整个生命周期内减轻和消除空气污染和碳排放?

(6). 在发展中的东道国投资国际大项目时,国际大项目参与者是如何塑造新的MSR制度逻辑的?

近年来,随着中国承包商投资的BRI重大工程越来越多,研究人员必须研究国际MSR领域。了解重大工程参与者如何管理MSR活动可以帮助政府制定合适的政策,而调查不同类型MSR的经济成果可以帮助承包商提高他们的竞争优势。这些新的方向将把国际项目管理带入一个可持续发展驱动的时代,解决围绕基础设施重大工程的经济、社会和环境问题的挑战。

【声明】本文或部分内容转载自 《工程管理前沿》,用于信息交流和学习参考之目的,不涉及商业用途。所涉及言论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文若存在权益侵犯或违规信息,请联系我们处理。转载请注明出处。
网址引用: 国际重大工程的社会责任治理实践与研究问题. 思谋网. https://www.scmor.com/view/8150.
(5)
上一篇 2022年5月31日 15:57
下一篇 2022年6月30日 15:06

相关阅读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