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造业服务化案例:制造商+共享平台服务模式

共享经济背后是一种共享文化,旨在以彼此的“蝇头小利”换取未来共同的大千世界。制造商+共享平台服务模式以新技术为依托,以更高效的方式配置制造业资源,体现了共享经济在制造业领域的渗透,必将成为制造业服务化转型发展的重要推动力量。

随着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发展,推动着共享经济强势蔓延,许多传统产业与共享经济相结合获得新的发展机遇,例如共享民宿、共享单车、共享汽车等。根据《中国共享经济发展报告(2020)》显示,2019年我国共享经济交易规模比上年增长11.6%,平台企业员工数同比增长约4.2%,显示出共享经济对稳定就业形势的正面作用。共享经济利用新一代信息技术,以使用权分享为基础整合社会分散化闲置资源,提供大量的新型就业岗位,成为促进社会经济增长的重要驱动力(赵林度等,2021)。

在经济转型升级的大背景下,制造业与共享经济的融合也呈现加速发展的趋势。据《中国共享经济发展报告(2020)》显示,2019年生产能力领域共享经济市场交易规模为9205亿元,较上年增长11.8%,占共享经济市场交易额的28.04%,是仅次于生活服务交易规模的第二大共享经济市场交易领域。信息技术的发展以及基础设施的完善,为制造业与共享经济融合提供了技术支持和基础保障,共享经济的发展成为制造业升级的新动能。

一、制造商+共享平台服务模式特点分析

共享经济的快速发展为制造业升级提供了契机,国家也出台相关政策鼓励制造业与共享经济融合。制造商+共享平台服务模式诞生在一个充满生机的生态环境之中,产业政策、消费理念、技术支持等孵化要素均已成熟,在生产环境和市场环境中洋溢着共享经济最佳时节才有的气息。

1.共享经济

共享经济是一种新型商业模式,其发展依托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进步,通过大数据平台将供需双方相互衔接,整合、协调社会的零散资源并将一定时间内的使用权分享给需求者,达到合理利用社会资源的效果。共享经济可以定义为:一种围绕人力、物力和智力资源共享而建立的社会经济生态系统,其中包括不同人员和组织对商品和服务的创造、生产、分配、贸易和消费过程的分享(Somers et al.,2018)。

共享经济的定义:一种围绕人力、物力和智力资源共享而建立的社会经济生态系统,其中包括不同人员和组织对商品和服务的创造、生产、分配、贸易和消费过程的分享。

— Somers et al.,2018

共享经济强调“使用创造价值”而非“拥有创造价值”,以使用权的转移提高资源利用效率和供需双方的高效匹配。根据供需双方共享主体的类型,可将共享经济分为C2C模式(customer to customer)、B2C模式(business to consumer)、C2B模式(consumer to business)、B2B模式四类(Narasimhan et al.,2018)。

C2C模式即个体与个体之间的交易,个体可以是资源供给者,也可以是资源消费者,个体之间通过共享平台实现闲置资源之间的使用权交易。B2C模式即企业面向顾客分享各类资源,如哈罗打车、一嗨租车等都是企业将其产品以共享的方式面向顾客。C2B模式即个人将闲置资源分享给企业,典型的案例如众包模式、众筹模式。企业借助社会资源力量而非自身实力实现发展,改变了传统的运营理念。B2B模式即企业之间的分享合作,以制造业产能共享为重要表现。

C2C模式和B2C模式下共享经济平台已经广泛存在,这类平台集中在生活服务领域,如汽车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共享等。制造业与共享经济的融合,主要形成B2C和B2B两种模式,其中B2C主要表现为市场环境中的产品共享、B2B主要表现为生产环境中的产能共享

2.生产环境:制造商+共享平台服务模式分析

从生产环境的视角分析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主要是指生产环境中各企业间的产能共享。《中国制造业产能共享发展年度报告(2018)》将制造业产能共享定义为:“以互联网平台为基础,以使用权共享为特征,围绕制造过程各个环节,整合和配置分散的制造资源和制造能力,最大化提升制造业生产效率的新型经济形态”。制造业产能共享贯穿产品从设计到消费服务全生命周期,共享内容包括各企业的设备、技术服务、生产能力和综合服务能力。

制造业产能共享的定义:以互联网平台为基础,以使用权共享为特征,围绕制造过程各个环节,整合和配置分散的制造资源和制造能力,最大化提升制造业生产效率的新型经济形态。

—《中国制造业产能共享发展年度报告(2018)》

(1)生产环境中的制造商+共享平台服务模式

针对制造业产能共享的相关研究较少,其中大部分是对产能共享的定义、特征和模式等的阐述。《中国制造业产能共享发展年度报告(2018)》是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推出的首份制造业产能研究发展报告,对制造业产能共享的概念、理论基础、发展现状和发展趋势进行系统性分析。《中国制造业产能共享发展年度报告(2018)》根据共享平台在产能共享过程中发挥的作用,综合考虑平台主体特征、共享内容、共享模式和共享功能等多种因素,提出了我国制造业产能共享的四类模式:中介型共享平台、众创型共享平台、服务型共享平台和协同型共享平台(图1)。

制造业服务化案例:制造商+共享平台服务模式
图1  制造业产能共享的四类模式

1)中介型共享平台。中介型共享平台是指连接制造供需双方的第三方平台,通常是由互联网企业主导,平台自身不拥有共享资源,依托自身互联网技术优势整合多方资源,负责供需双方的对接服务,属于轻资产运营模式。由于中介型平台不需要投入制造资源,所以形成鲜明的优缺点,优点是参与门槛低,缺点是互联网企业对制造流程、工艺等缺乏深入了解,在资源协调方面存在不足,中介型共享平台的典型案例如淘工厂。

2)众创型共享平台。众创型共享平台通常是由大型制造商建立的开放性平台,对小型制造商的制造能力和服务能力进行全面整合,致力于形成面向企业内部和社会的创新生态系统。由于众创型共享平台由龙头制造商搭建,在聚集行业资源、吸引中小型企业参与方面具有明显优势,目前的典型案例如海尔“海创汇”。

3)服务型共享平台。服务型共享平台一般由工业技术型企业所建立,以设备共享为基础,通过共享工业系统、软件、智能控制和工业云等技术提供全面的生产服务。平台可以通过租赁设备并提供技术服务的形式帮助中小型企业完成产品生产,这种模式既能降低企业的设备闲置率,又能为中小型企业降低生产成本,典型案例如沈阳机床厂i5平台。

4)协同型共享平台。协同型共享平台是若干个企业通过共享各自的生产设备、生产线、办公空间等资源而建立的平台,目的是实现订单共享和协同生产。协同型共享平台往往由同行业、同区域内的中小型企业构建,能够快速形成“全产业链脉动”以降低成本,但是协同型共享平台模式很难进行跨区域的制造共享,典型案例如生意帮。

(2)生产环境中的制造商+共享平台服务模式价值

从生产环境的角度分析制造商+共享平台服务模式价值,主要是对制造业产业链中各企业之间的协同合作所创造的价值进行分析。生产环境中,各企业之间通过建立共享平台实现产能共享,极大地激发了企业创新活力,促进制造业供需结构优化。生产环境中制造商+共享平台服务模式的价值,可以从企业价值和社会价值两方面阐述(图2)。

制造业服务化案例:制造商+共享平台服务模式
图2  生产环境中的制造商+共享平台服务模式价值

1)企业价值。生产环境中制造商+共享平台服务模式创造的企业价值,体现在供给方企业的产能释放价值和需求方企业对闲置产能的利用价值。共享平台对产业链中各企业的设备、资源、技术和能力等各类资源整合,全面协调制造业产业链中的闲置资源,从而提高全产业链资源利用率和使用效率。

有资源或能力需求的企业可以通过共享平台迅速找到供给方,双方通过平台实现供需匹配。制造商+共享平台服务模式能够全面打通产业链上下游企业的信息流、资源流和技术流,一方面能够降低供给方企业的设备、生产能力闲置率,释放企业内多余的产能,通过外来订单为公司带来经济效益,同时还可以促进全产业链交流;另一方面,由于制造业生产制造流程需要一定的设备基础,巨大的资金投入成为中小型企业进入制造业的阻碍,产能共享有助于带动中小型企业发展。

2)社会价值。生产环境中制造商+共享平台服务模式创造的社会价值,体现在通过产能共享实现资源的有效配置,促进制造业快速发展,并进一步为社会进步提供助力。

制造商+共享平台不仅使大企业降低设备闲置率、获得经济利润,而且能够带动中小型企业发展,制造企业之间的设备、资源、生产能力等共享带动了整个制造业的良性循环。制造业是国民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柱,虽然制造企业之间的共享相比于整个制造业产值来说规模较小,但其拓展了经济增长空间、扩大了产业投资领域、降低了创新门槛,为社会发展增添了活力和力量。

3.市场环境:制造商+共享平台服务模式分析

从市场环境的视角分析制造业与共享经济的融合,体现在制造企业与终端顾客之间的交流互动,典型案例如共享单车、共享汽车,都是企业直接面向顾客的共享模式。市场环境中制造商+共享平台服务模式将共享平台作为企业与制造商的沟通平台,顾客支付费用获得产品一段时间内的使用权,企业以顾客支付的费用作为利润来源。

(1)市场环境中的制造商+共享平台服务模式

针对市场环境中制造商+共享平台服务模式的研究较多,其中以共享单车和共享汽车为例的研究占较大比例,如平台定价问题(Chen et al.,2019)、调度问题(Almannaa et al.,2020;Alvarez-Valdes et al.,2016)等。根据共享平台是否拥有资源,可以将共享分为轻资产运营模式和重资产运营模式两类。制造商+共享平台服务模式是企业通过建立共享平台将企业产品以使用权转移的形式获得利润,共享平台运转的基础是提供足够的共享产品(图3)。在市场环境视角下,制造商+共享平台服务模式中的共享平台分为第三方平台和制造企业自建平台两种类型。

制造业服务化案例:制造商+共享平台服务模式
图3  市场环境中的制造商+共享平台服务模式

1)第三方平台。第三方平台通常由互联网企业运营,平台与单个或多个制造商签订协议,由平台以一定的价格购入产品,制造商负责产品制造和供应。由于共享经济属于新兴产业,互联网企业往往先向制造企业支付一定比例的订金,产品共享盈利后支付尾款。由于互联网企业对制造业的生产过程、工艺流程理解欠缺,容易产生互联网运营的快速更新和制造业产品生产周期性之间的矛盾,进一步出现前期大量资金投入、后期无法回收资金而产生资金流断裂的现象。2017年底以前,OFO和摩拜单车以向市场投放大量单车、骑行补贴等方式快速扩张,在短暂的蓬勃发展之后,OFO宣布破产、摩拜被美团收购。

2)制造企业自建平台。制造商+共享平台服务模式的另一种方式是由制造企业自主建立共享平台,制造企业的产品以共享的方式获得利润,这是制造企业重要的销售手段之一。制造企业自建共享平台的案例如德国汽车企业戴姆勒集团旗下的共享汽车品牌Car2Go、宝马共享汽车,以及共享单车领域的永安行公共自行车。能够自主建立共享平台的制造企业通常是具有一定顾客基础、技术实力以及资源实力的龙头型企业,其优势是可以很好地控制资产运营,对产品设计、生产流程更为清楚,且更容易对产品进行回收、再制造。如果制造商缺乏应有的顾客基础和供需匹配能力,就会阻碍共享平台的发展。

(2)市场环境中的制造商+共享平台服务模式价值

从生产环境的角度分析制造商+共享平台服务模式价值,主要围绕共享平台对制造业的促进作用以及对终端顾客的价值创造能力展开。以共享单车为例,尽管共享单车仍然存在诸多管理漏洞,但是共享单车模式对自行车制造业的拉动作用及其为市民解决“最后一公里”问题的能力却备受瞩目。市场环境中制造商+共享平台服务模式的价值。可以从顾客价值、企业价值和社会价值三方面分析(图4)。

制造业服务化案例:制造商+共享平台服务模式
图4  市场环境中的制造商+共享平台服务模式价值

1)顾客价值。市场环境中制造商+共享平台服务模式的顾客价值,体现在终端顾客的需求满足以及共享产品使用过程中的体验价值。对顾客而言,使用共享产品能够以较少的成本获得产品的使用权,如在汽车共享场景中,顾客只需要支付一段时间内的汽车使用费用,而不是购买一辆汽车便可满足汽车使用需求。从产品获取、产品使用到最后的产品归还,顾客在共享产品的整个消费和使用过程中都需要共享平台提供相应的支持服务,服务质量水平直接影响顾客满意度。

2)企业价值。对大多数制造企业而言,营销模式局限在传统零售渠道,制造商+共享平台服务模式为制造商拓宽了产品营销渠道,从而为制造商带来经济价值。共享平台需要物联网、大数据和全球定位系统等相关技术支持,制造商+共享平台服务模式是信息化和工业化“两化融合”的重要体现,以新一代信息化技术为技术支撑发展制造业能够促进制造业快速实现转型升级。

3)社会价值。市场环境中制造商+共享平台服务模式的社会价值,主要体现在良好的平台运营能够实现社会资源的有效配置,优化社会信用体系。共享平台强调以“使用”代替“拥有”,鼓励市场环境中的顾客通过共享平台而非购买产品满足使用需求,这种模式的良性循环可以降低资源消耗,实现社会的可持续发展。

共享平台基于大数据技术连接了制造商和顾客,使得制造商的订单情况、顾客的消费行为、消费记录、消费评价都可以追踪,这些数据能够为制造企业生产决策和顾客消费决策提供参考信息。信息的双向延伸为制造企业和顾客之间经济行为提供实际的数据信息,进一步优化社会信用体系,提升社会信用水平。

二、制造商+共享平台服务模式案例分析

2018年起,我国共享经济保持高速增长,向生产制造领域加速渗透,并逐渐向共享经济集约化方向发展,注重共享经济的发展质量。共享经济与制造业的融合,体现在生产环境和市场环境两个方面。在生产环境中,制造业产能共享基础设施逐渐完善,已经成为制造业发展的新亮点;在市场环境中,以共享单车、共享汽车为典型代表的共享模式拓宽了制造业的营销渠道。以阿里巴巴平台上的“淘工厂”和共享单车为案例,对制造商+共享平台服务模式进行分析。

1.案例1:生产环境中的产能共享案例——淘工厂

阿里巴巴旗下1688事业部的淘工厂是一个连接淘宝卖家与工厂的平台,致力于解决两方面的问题,一是淘宝卖家找工厂难;二是帮助工厂增加订单、实现电商化转型。淘工厂整合各工厂的闲置档期,并将其与淘宝卖家匹配,实现供需双方的衔接。淘工厂已经聚集1000万企业商铺,覆盖将近30个省份,全球注册企业用户超过1.2亿。淘工厂有以下特点:

(1)邀请和吸引优质工厂入驻,并让工厂实行产品商品化、产能共享化。平台审核工厂资质,工厂需开放近30天的空闲档期以方便平台对工厂的闲置产能进行聚集和整合,并以最快的速度帮助淘宝卖家匹配合适的产能。

(2)柔性化生产程度越高,工厂越被优先推荐。这是根据淘宝平台的运营模式以及淘宝卖家的需求确定的,部分淘宝卖家规模较小、对产品数量的需求量也较少、产品更新换代快,工厂的最低起订量、生产周期等因素直接影响淘宝卖家的利润。

(3)平台提供交易撮合、交易安全保障以及举报维权等服务。当工厂和卖家出现交易纠纷时,平台会依据合同规定和平台规则介入处理,保障工厂和卖家交易公平、安全。

2.案例2:市场环境中的共享平台案例——共享单车

2016年至今,共享单车的发展经历了“大起大落”,从最初的蓬勃发展、多家企业激烈竞争,到后期多家单车平台破产。总体而言,在市场环境中制造商+共享平台的运营模式仍然处于探索期,共享经济是新型产业形态,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过程中如何运营、如何管控等问题仍需要深层次的探索与实践。以OFO、摩拜单车和永安行为例对比分析市场环境中制造商+共享平台服务模式,可以发现这三家共享单车平台各具特色、单车供应方式存在显著差异,具体如表1所示。

单车平台单车供应方式其他业务形式
OFO与传统自行车制造商签订单,如上海凤凰自行车制造商、天津飞鸽自行车制造商等无(破产)
摩拜根据顾客需求设计单车,富士康为其开辟自行车生产线,并向上游配件供应商采购相关配件,如轮胎、太阳能产品等本身无其他业务形式,2018年4月被美团收购
永安行基于物联网、大数据技术进行公共自行车系统的研发、制造、安装与运营,且研制出永安行共享自行车公共自行车、共享汽车永安行专车
表1  三家单车平台运营分析

OFO前期大量扩张、抢占市场,最终导致资金链断裂,不仅顾客的押金无法收回,而且给自行车供应商带来巨大的灾难,许多小型自行车制造商濒临破产。摩拜单车以顾客满意度为核心,根据顾客需求设计单车,摩拜为与OFO抢占市场也投入大量单车,对城市公共交通系统带来安全隐患,后期被美团收购。永安行是以公共自行车系统起步,进行公共自行车的制造和系统运营,后来慢慢向其他业务方向扩展。

在市场环境中,终端顾客需求具有个性化、多样化以及周期性波动的特点,而产品制造需要一定的生产周期,制造商和平台运营商需要在这中间找到平衡点。盲目的投入大量产品占领市场虽然会得到短期的利益,但势必会造成资源浪费、投入成本过大的后果,不利于企业的可持续发展。

制造商+共享平台服务模式体现了共享经济在制造业领域的渗透,共享经济作为一种新业态,为制造业服务化转型发展模式创新提供了新思路。无论是生产环境中的产能共享,还是市场环境中的共享平台开发,都顺应了制造业服务化过程中资源整合、资源共享以及利益相关者协同合作的迫切需求。以新技术为依托,制造商+共享平台服务模式将会以更高效的方式配置制造业资源,必将成为制造业服务化转型发展的重要推动力量。

参考文献:

[1]赵林度,刘丽萍,任雪杰,邱华清.2021.“全产业链脉动”:制造业服务化[M]. 科学出版社.

[2]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2020.中国共享经济发展报告(2020)[EB/OL]. [2020-03-09]. http://www.sic.gov.cn/News/568/10429.htm.

[3]Somers L, Dewit I, Baelus C.2018.Understanding product-service systems in a sharing economy context-A literature review[J].Procedia CIRP, 73:173-178.

[4]Narasimhan C, Papatla P, Jiang B J, et al.2018.Sharing economy: Review of current research and future directions[J].Customer Needs & Solutions, 5:93-16.

[5]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2018.中国制造业产能共享发展年度报告(2018)[EB/OL]. [2018-03-02]. http://www.sic.gov.cn/News/79/8861.htm.

[6]Chen Y J, Wang D, Chen K H, et al.2019.Optimal pricing and availability strategy of a bike-sharing firm with time-sensitive customers[J].Journal of Cleaner Production, 228:208-221.

[7]Almannaa M H, Elhenawy M, Rakha H A.2020.Dynamic linear models to predict bike availability in a bike sharing system[J].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Sustainable Transportation, 14(3): 232-242.

[8]Alvarez-Valdes R, Belenguer J M, Benavent E, et al.2016.Optimizing the level of service quality of a bike-sharing system[J].Omega-Th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anagement Science, 62:163-175.

【声明】本文由 林度空间 发布,所涉及言论仅代表作者观点,若有侵权或违规信息,请联系我们处理。可转载用于信息交流和学习参考之目的,但应注明出处,涉及商业用途还须获得原作者授权。
网址引用: 林度空间. 制造业服务化案例:制造商+共享平台服务模式. 思谋网. https://www.scmor.com/view/7575.
(5)
上一篇 2022年1月27日 17:58
下一篇 2022年1月28日 16:58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