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鲜农产品供应链智能化的制约因素和发展动力

生鲜农产品供应链智能化是一个以生鲜农产品智慧供应链为目标持续创新的过程,一个以数字化、集成化、个性化持续增强智慧的过程,一个需要贯穿于生鲜农产品从生产、加工、销售到消费全生命周期的过程。

由于我国现代农业、现代信息技术起步较晚,生鲜农产品供应链智能化水平仍然较低,生鲜农产品生产效率、质量安全监管能力仍然存在很大差距。随着物联网、大数据等新型技术的快速发展和推广应用,我国“互联网+”生鲜农产品供应链服务模式持续创新,生鲜农产品供应链智能化水平持续提升(赵林度,2021)。

1.生鲜农产品供应链智能化制约因素

我国生鲜农产品供应链智能化,主要受“小农户”与“大市场”格局影响,以农户为单元的传统生产方式影响了农业机械化进程。我国作为一个传统的农业大国,生鲜农产品供应链智能化水平落后是男耕女织的理念、小农经济的生产方式和落后的生产技术多重因素制约的结果。

(1)土地经营分散

我国是一个拥有18亿亩基本农田的农业大国,拥有基数庞大、分布广泛的农民群体,土地经营分散的格局影响了我国农业机械化进程。生鲜农产品供应链生产端的智能化水平过低,最终导致我国生鲜农产品供应链智能化发展缓慢,一定程度上制约了我国现代农业的发展进程。

随着“公司+农户”等新型生产组织方式的形成和发展,我国农业机械化进程加速推进,2018年全国农作物耕种收综合机械化率超过67%(新华网,2019)。生鲜农产品供应链生产端机械化水平的提高,必将带动生鲜农产品供应链加工端、销售端智能化水平的提高,从而推动整个生鲜农产品供应链智能化水平的提高。

(2)现代农业起步晚

我国以集约化、专业化、组织化、社会化为特征的现代农业起步较晚,影响了现代化种养殖技术、信息技术等先进农业技术的应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生鲜农产品供应链智能化发展进程。传统的小农户生产方式形成的“小农户”与“大市场”格局,阻碍了生鲜农产品供应链生产端与销售端信息共享基础上的协同运营能力。

现代农业发展进程影响了农业信息技术的应用,致使我国农业信息基础设施落后、农业信息网络不完善,无法建立完善的信息共享、追溯机制(钟亚玲,2018)。生鲜农产品供应链智能化依赖于现代农业的发展,以农业信息技术推动现代农业发展,从源头上增强生鲜农产品供应链供给能力。

(3)标准化程度低

数字化、标准化是生鲜农产品供应链智能化运营的基础,由于我国生鲜农产品生产加工标准化、分级销售标准化程度低,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生鲜农产品供应链智能化发展进程。从生鲜农产品生产、加工和销售全过程,需要质量安全标准、信息标准、冷链标准等标准化,以更好地支持生鲜农产品供应链正常运营。

生鲜农产品供应链智能化强调整体性,生产、加工、销售中任何一个运营单元的智能化,都无法改变整个生鲜农产品供应链的整体性能。生鲜农产品生产、加工和销售全过程标准化,有助于实现数字化基础上的数据采集、存储、管理、分析和使用的标准化,能够有效支持生鲜农产品供应链智能化。

2.生鲜农产品供应链智能化发展动力

“互联网+”背景下,生鲜农产品供应链智能化持续获得内外部环境的赋能,以新型发展动力推动生鲜农产品供应链智能化发展。生鲜农产品供应链智能化发展来自内生动力和外在动力,以提高客户满意度为目标的内生动力为核心,以培育可持续发展生态环境为目标的外在动力为支撑,共同推动我国生鲜农产品供应链智能化发展。

(1)内生动力

生鲜农产品供应链智能化内生动力,源自以卓越供应链提高客户满意度的努力之中,致力于满足消费者“碎片化”新常态需求、生鲜生态圈需求,以消费者健康利益最大化换取生鲜农产品供应链成员的经济利益。以客户为中心的内生动力,转化为数字化、智能化持续发展的动力。

在竞争激烈的市场环境中,满足客户需求始终是生鲜农产品供应链持续发展的不竭动力,基于循数决策的“货找人”模式充分体现了智能化需求。为了满足消费者低成本、便捷性消费需求,新技术应用、商业模式创新、运营模式优化都致力于提高客户满意度,以内生动力推动生鲜农产品供应链智能化发展。

(2)外在动力

生鲜农产品供应链智能化外在动力,源自国家政策支持、智能技术发展、生态环境建设产生的动力。国家为生鲜农产品供应链智能化提供了政策支持,积极推动农业全产业链改造升级。物联网、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智能技术发展,为生鲜农产品供应链智能化提供了有力的技术支持。

生鲜农产品供应链智能化孕育在优质优价市场环境中,供给侧高层次农业科技人才、需求侧高质量生鲜农产品需求成为重要支撑。随着生活水平和购买力的提高,人们对生鲜农产品质量安全和新鲜度的要求越来越高,奠定了生鲜农产品供应链可持续发展的动力基础。现代农业科技人才的大量涌现,为生鲜农产品供应链智能化发展奠定了重要的人才基础。

3.生鲜农产品供应链智能化策略

面对“小农户”与“大市场”格局,我国生鲜农产品供应链智能化形成了“两端带中间”的策略,从而推动着整个生鲜农产品供应链智能化水平的提高。以生产销售两端智能化带动运输仓储中间智能化,有助于精准地满足消费者高质量生鲜农产品需求,实现生鲜农产品供应链全程智能化。

(1)生产销售两端智能化

生鲜农产品供应链生产销售两端智能化,致力于提高生鲜农产品供需匹配能力,以最大限度地满足消费者高质量生鲜农产品需求。生产端智能化主要面向虚拟农场、公司、农民专业合作社(家庭农场)、生产基地、农户等生产单元;销售端智能化面向批发商、零售商(超市)、电商企业、社区化团购+团批等销售单元,形成如图1所示的智能化结构。

生鲜农产品供应链智能化的制约因素和发展动力
图1  生鲜农产品供应链生产销售两端智能化结构

1)生产端智能化。以生产单元为对象,增强生鲜农产品种养殖等农业生产智能化,提高生鲜农产品生产加工效率、质量安全和新鲜度,在生鲜农产品生产加工过程中集聚农业生产大数据。以“公司+农户”生猪养殖为例,应用智能化技术实现从公司育种到农户养殖全程可追溯,以及农户养殖过程中饲料、兽药、疫苗的全程可追溯。

为了满足消费者高品质猪肉需求和无污染养殖需求,生态养殖成为一种新型养殖模式,致力于产出无公害绿色食品和有机食品。在生猪生态养殖过程中,不仅使用无公害饲料,而且生猪排泄物也需要进行无害化处理,持续监测、改善水质和生态环境。生猪生态养殖智能化能够向消费者提供品质信号和安全信号,以生产端智能化技术培育优质优价市场环境。

以数字化、标准化为基础的智能化,为生猪养殖提供强烈的品质和安全信号,以可视化技术将消费者体验延伸到生猪养殖基地。在生猪养殖过程中,通过生猪排泄物、水质、生态环境智能监测,不仅有助于为生猪养殖提供健康状况信息,而且有助于提供无公害绿色食品、有机食品信号,增强消费者放心消费信心。

2)销售端智能化。以销售单元为对象,增强生鲜农产品交易、配送等销售环节智能化,提高消费者体验感受和购物、消费决策能力,在生鲜农产品销售过程中集聚生鲜交易大数据。以“新零售”模式为例,应用智能技术实现从销售端到生产端全程可追溯,以及从销售场景到消费场景的可追踪。

为了实现“货找人”的目标,从消费者购物、消费和体验场景获取的行为数据转化为“客户画像”,从传统的消费者查找信息转化为向消费者推送信息,生鲜农产品进入消费者购物车。在“新零售”的“人货场”集成体系中,销售端能够更加清晰地了解消费者需求,消费者能够更加清晰地了解生鲜农产品质量安全。

生鲜农产品供应链线上线下融合,推动着“碎片化”消费成为一种新常态,生鲜农产品供应链销售端配送智能化继续向消费者延伸。销售单元通过消费者兴趣点(Point of Interest,POI)数据分析,不仅可以优化前置仓生鲜农产品品类结构和数量,而且可以更加精准地完成销售端配送任务。

(2)运输仓储中间智能化

生鲜农产品供应链运输仓储中间智能化,致力于优化运输仓储运力资源,保持生鲜农产品质量安全和新鲜度。运输环节智能化主要以冷藏车温度、湿度等智能监测、预警为基础;仓储环节智能化主要以冷藏库温度、湿度等智能监测、预警为基础,保障生鲜农产品货架期、保质期等安全性指标始终处于安全范围内,形成如图2所示的智能化结构。通常,智能运输、仓储预警系统是一个一体化的系统。

生鲜农产品供应链智能化的制约因素和发展动力
图2  生鲜农产品供应链运输仓储中间智能化结构

1)运输环节。以冷藏车为对象,通过构筑全过程的智能运输预警系统,增强生鲜农产品供应链质量安全和新鲜度预警能力;通过冷藏车辆运输路线智能优化、多主体协同运营,降低冷藏车暴露时间、减少能耗、损耗和污染。生鲜农产品冷链智能预警、智能优化,有助于实现低能耗、低损耗、低污染目标。

在生鲜农产品运输过程中,通过实时采集、存储、传输生鲜农产品温度、湿度等环境信息,实现温度、湿度等环境状况实时监测、预警;生鲜农产品冷藏车发车时间、路线、预计达到时间,以及冷藏车实时跟踪、动态定位信息,都会直接影响运输路线智能优化结果、生鲜农产品质量安全和新鲜度。

2)仓储环节。以冷藏库为对象,通过构筑可调控的智能仓储预警系统,增强生鲜农产品货架期、保质期等安全性指标监测能力,保障生鲜农产品质量安全和新鲜度。鉴于生鲜农产品保鲜期短、储存环境温湿度要求高,需要通过实时监测仓库环境参数变化,以维持生鲜农产品货架期、保质期。

在生鲜农产品仓储过程中,生鲜农产品出入库时间、批次等信息能够转化成标签,并且成为生鲜农产品分拣阶段“货找人”的基本信息。生鲜农产品仓储环节智能化,有助于优化生鲜农产品库存结构、数量,缩短生鲜农产品仓储时间、减少装卸次数,从根本上降低生鲜农产品流通时间。

参考文献:

[1]赵林度. 2021. “互联网+”生鲜农产品供应链[M]. 北京:科学出版社.
[2]新华网. 2019. 全国农作物耕种收综合机械化率超过67%[EB/OL]. [2019-01-19]. http://politics.people.com.cn/n1/2019/0119/c1001-30578388.html.
[3]钟亚玲.2018.中国农业信息化技术发展存在的问题及对策研究[J].农村经济与科技,29(20):229.

【声明】本文由 林度空间 发布,所涉及言论仅代表作者观点,若有侵权或违规信息,请联系我们处理。可转载用于信息交流和学习参考之目的,但应注明出处,涉及商业用途还须获得原作者授权。
网址引用: 林度空间. 生鲜农产品供应链智能化的制约因素和发展动力. 思谋网. https://www.scmor.com/view/7659.
(7)
上一篇 2022年2月21日 08:26
下一篇 2022年3月13日 01:58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