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医疗供应链模式面临“能否降药价提服务”质疑

凤凰医疗集团是中国最大的民营医院集团,集团的成员医疗机构均坐落于北京,涵盖大型综合医院和社区医疗机构,其中有以控股投资拥有的北京市健宫医院,和以IOT模式(投入-运营-移交)管理的北京燕化医院、北京市门头沟区医院、北京京煤集团总医院、北京市门头沟区中医医院以及北京市门头沟区妇幼保健院;此外,集团的成员医疗机构还包括7家一级医院和28家社区医疗机构,形成了从社区卫生、基本预防保健、重症诊疗等服务为一体的综合医疗服务体系。

凤凰医疗集团架构

2015年1月6日,凤凰医疗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凤凰医疗”)发布公告称,该公司将与中国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及中信信托有限责任公司订立一份不具约束力的合作共建框架协议,同时设立合营公司——安康医疗产业投资(北京)有限公司。凤凰医疗、安监总局和中信信托分别拥有35%、40%、25%的股权。

记者致电煤炭总医院,有数位工作人员向记者证实了近期确实有医院员工聚集起来反对凤凰医疗“并购”的事实。记者最终从煤炭总医院新闻宣传处的一位工作人员得到的答复是,目前的改制方案国家安监总局仍在审批当中,在最终的合同正式签约之前,任何文件都不具备法律效应。

以综合医院服务、医院管理服务和供应链服务为主要盈利来源的凤凰医疗,此前改制一系列中小医院并未遇到太大阻力,此次遇到煤炭总医院带来的阻力或为其扩张之路蒙上一层阴影。

以药养医难题未解

凤凰医疗的盈利来源有三块:“综合医院服务”“医院管理服务”和“供应链”。“综合医院服务”是指其收购的医院,比如北京建宫医院。这一块的收益,2007年占总营收的73%,如今为51%。2013年上半年,综合医院服务毛利率为17.2%。

然而从净利润角度来说,供应链则是凤凰医疗利润来源的大头。2013年的数据显示,供应链业务的毛利率为19.2%,凤凰医疗77%的净利来自供应链业务。

凤凰医疗的供应链模式,是指集团向供应商购买药品、医疗器械以及医用耗材,然后卖给集团旗下医院及诊所。旗下的医院和诊所,多为凤凰医疗所托管的公立医院,如燕化医院集团、京煤医院集团、门头沟区医院以及门头沟区中医院等。

凤凰医疗向包括这几家在内的旗下医院出售药品器械,实现集团的“供应链”收入;向这几家医院提供管理服务,实现“医院管理服务”收入。通过托管,凤凰医疗集团实现了这两块收入的持续盈利。

业内人士指出这种供应链模式的弊端在于,改制企业有可能为了提高自己的利润,虽然采购需经过卫计委主导的各省级招标机构,但其可以选择利润更丰厚的药品

一位常去门头沟区医院看病的居民告诉记者,经过凤凰医疗的改制之后,服务态度和质量明显提高不少,也减少了排队等候的时间,但她总觉得自己看病的药效大不如前,有一次她带着医生给开的药去301医院向对口大夫进行咨询,被告知该药品由于疗效不足在301医院基本上是不用的

记者就此问题采访了凤凰医疗,对方表示凤凰医疗采购的药品都是经过国家统一药品招标的,质量上不存在任何问题。此外,对方还表示,凤凰医疗现在之所以还是以供应链营收为主,主要是由于目前处于跟公立医院合作初期医院管理服务收费较低,未来会逐步提高医院管理服务收入,降低供应链收入的比重。

陈向军认为,依靠供应链盈利本身不是公立医院改制的初衷,然而在国内以药养医以及公立医院保持公益性质的情况下,供应链盈利成为了凤凰医疗等大多数医管企业收入的主要来源。这种商业模式本身是不可持续的,国家未来可能会持续降低直至取消药品价格加成,而公立医院的非营利性质又让改制企业无法获得因服务管理提高所带来的实际利润,未来商业资本与公立医院非营利性质的矛盾会进一步拉大

史立臣分析说,由于国家给公立医院采购原研药品或疗效较好的首仿药品有一定补贴公立医院会优先采购疗效好价格高的药品,而民营医院由于补贴少甚至没有补贴,只能降低采购标准。四川有一家制药厂,依靠降低药品主要成分的含量,降低药价的方式通过药品招标,这家药企通过了GMP,药品抽检批次也合格,但疗效不够。这是我国药品监管中造成的疏漏,医疗机构采购这类低价药品并不违规。

“供应链模式在一些级别较低的医院尚具有一定的操作空间,但是对于煤炭总医院这样的三级医院则很难说,煤炭总医院最具有盈利性的药事服务(如挂号、诊断、开放等)是最为盈利的,而这一权利基本上掌握在医院大夫手中,因此凤凰医疗此前的供应链模式能否与这些大夫的药方权进行对接还是个问题。”史立臣补充说。

面对供应链模式的风险,一位投资者更是直言不讳地分析说,凤凰医疗这种模式的真正风险,在于国家政策是否会对供应链端开刀,供应链是否应当和医院管理权脱钩?如果最终脱钩,这将会对整个盈利模式产生根本性冲击。第二大风险就是来自集团本身,凤凰医疗要想持续扩大盈利规模,就必须继续“投资-运营-移交”模式扩张医疗网络,不断与新的公立医院合作,这里就涉及到集团本身在网络持续扩张下是否能保持高效的运营管理能力。

“简单点说,医改发展的大方向是降药价提服务,怎么把服务的收益体现出来才符合大方向。因此赚药价利差这种供应链模式未来肯定也是会被改掉的。”这位投资者分析说。

凤凰医疗供应链模式推行遭到质疑

尽管目前凤凰医疗的供应链模式为其不断带来利润增长,但是长期来看,这一模式能否持续,目前尚存争议。

一位长期研究医改的专家表示,挤出药品流通领域的水分一直是新医改所努力的目标,包括取消药品加成、医保支付方式改革、药品招标采购改革等措施,目的都在于解决药品价格虚高的问题。这意味着,随着新医改的推进和各项改革措施逐步完善到位,供应链领域的利润空间将逐步被压缩。

对比凤凰医疗历年年报发现,凤凰医疗供应链模式的利润在其总营收利润中的占比居高不下,且其供应链收入不断增长,这一增长模式显然与医改目标背道而驰

事实上,凤凰医疗供应链收入不断增长也已经对目前的几家医院医疗现状产生了影响。一位曾在京煤医院看过病的门头沟居民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京煤医院以前部分低价却药效不错的药已经消失了,目前给她开的药,不仅价格高而且药效还不如以前。

另据京煤医院的离职医生反映,由于药品采购权由院方转移给凤凰医疗,医生的处方权实际上是受到限制的,所开的药只能限定在那些与凤凰医疗签订了返点协议的药品企业由于药企给凤凰医疗及红惠医药的返点较高,导致医生这一块的利益也受到损害,因此据他所知目前已经有数位同事离开了京煤医院。

上述现象也对凤凰医疗的进一步扩张造成了影响,今年1月份,凤凰医疗发公告称,将对煤炭总医院进行改制。

消息一出来,便引起煤炭总医院部分员工的强烈抵制,一位职工甚至在网上发帖称京煤医院、北京健宫医院等被凤凰医疗集团收购后,分别经其医疗运行模式“托管——运营——移交”逐步将几家医院变成私立医院,改制后的医院完全以盈利为目的,医院各科室被设置指标,一切以创收为主。因此,几家医院都已出现大规模医护工作人员离职情况。

据煤炭总医院相关领导透露,为了打消职工的担忧,医院曾组织医院员工亲临京煤医院、门头沟医院考察,最终合作与否将视考察结果而定。据了解,1月份考察期就已经结束了,眼下已过去三个月,凤凰医疗与煤炭总医院的合作却杳无音讯。

【声明】本文由 思谋新闻组 发布,所涉及言论仅代表作者观点,若有侵权或违规信息,请联系我们处理。可转载用于信息交流和学习参考之目的,但应注明出处,涉及商业用途还须获得原作者授权。
网址引用: 思谋新闻组. 凤凰医疗供应链模式面临“能否降药价提服务”质疑. 思谋网. https://www.scmor.com/view/2250.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