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持续发展:时尚服装供应链的自救之路

纺织服装行业已成为全球耗水量第二大的行业,每年所产生的废水量占全球废水量20%左右,而温室气体排放量已经超过国际航班及海运的总排放量。与此同时,快时尚品牌往往会使用发展中国家的廉价劳工来尽可能维持低价,并忽视一系列权益问题。随着消费者越来越关注产品对社会和环境的影响,服装供应链的可持续发展已是必然趋势。

时尚服装产业的可持续发展问题

联合国欧洲经济委员会曾对外表示,生产一件棉衬衫需要约2700升水,生产一条牛仔裤需要约7500升水,而一个人一年的饮水量只有1000升左右。目前,纺织服装行业已成为全球耗水量第二大的行业,每年所产生的废水量占全球废水量20%左右。与此同时,纺织服装行业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已经超过国际航班及海运的总排放量。

可持续发展:时尚服装供应链的自救之路

以ZARA为例,每年设计1.8万个新样式,平均每2-3周就能有新款上架,并且可以做到7天生产、14天下柜、30天上柜,每年共推出约5万种新款时装。这种快速响应法(QR)曾大幅提升了服装业的制造效率,使Zara们能够每年在58个国家的近1600家商店生产3万多个产品。但其副作用也很明显:为了快速交付的产品往往寿命短质量低,需要更频繁地更换,消费者无意识地买了更多。快时尚服装对合成纤维的依赖,尤其是聚酯纤维,是影响环境的重要原因之一。聚酯纤维生成的二氧化碳量是棉花的三倍,自然降解需耗费数十年时间,其中所含的塑料纤维还对海洋造成威胁。一项研究显示,在海洋中发现的34%的微塑料来自纺织和服装工业,其中大部分是由聚酯、聚乙烯、丙烯酸和弹性纤维制成。并且,过多的库存和不够时髦的衣服都会出现在垃圾填埋场,而处理它们也将产生不小的有害气体。可见,服装供应链的快速响应对环境所产生的破坏是触目惊心的。

可持续发展:时尚服装供应链的自救之路

另一方面,为了追求更高的利润率(快时尚行业的利润率在23%左右,而传统时尚零售店面只有7%),快时尚品牌往往会使用发展中国家的廉价劳工来尽可能维持低价,并忽视一系列权益问题。2013年,位于孟加拉的一家快时尚服装厂发生倒塌事件,造成了1000多名工人死亡,2200多人受伤。尽管工人们提前注意到了墙壁上的裂缝,但为了不打乱生产计划造成损失,第二天他们仍然被要求前来上班。而一位土耳其的消费者在逛Zara时,还曾从衣服口袋里发现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你买的这件衣服是我做的,但我没拿到薪水。显而易见的是,造就了快时尚行业常胜局面的基本前提:趋势复制、快速生产、低质量和有竞争力的价格,这些要素正在被新的时尚伦理所一一瓦解。

“时尚向善”:可持续时尚成为新的消费趋势

随着消费者越来越关注奢侈时尚对社会和环境的影响,停用动物皮草已经成为奢侈品牌们表明态度、提升自身形象的一种方式,而Gucci 作为目前最有人气的奢侈品牌,其不断深入动物保护领域的举措,实际上也是对爱马仕的进一步压制。前不久阿迪达斯出了一款海洋塑料和贝壳做的鞋子,现在网上已经被炒到2万多块一双了,所以说消费者不是不支持可持续,它正在悄然变成一种消费趋势。香奈儿已经宣布停止使用任何鳄鱼、蜥蜴、蛇等珍惜皮料。巴黎世家在明年基本就实现了百分之百使用循环材料做皮革,且并没有影响价格。你有看到过巴黎世家4块钱的包,因为用了循环材料就变成了2万块?很多皮草、皮革机构,未来的5到10年如果不转型,生存下去可能面临挑战。

消费趋势从“快时尚”走向“慢时尚”。“时尚”是阶层的产物——《时尚的哲学》一书中,齐美尔这样写道:时尚是人们追求社会一致化与个体差异化相结合的生命形式,当较低阶层开始模仿较高阶层的时尚时,较高阶层就会抛弃这种时尚,重新制造另一种风尚。在孟加拉国拉纳广场的“快时尚工人惨剧”发生的七年后,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慢时尚”品牌生长了起来。从这些品牌和KOL身上,我们可以大概看到,时尚的下一站,将被捏合成哪一种形态。只用了三年时间,英国的“慢时尚”品牌Dear Frances就赢得了包括贝拉·哈迪德、肯德尔·詹纳和西耶娜·米勒在内的追随者;2014年推出的品牌艾尔AYR用再生棉生产的牛仔裤,只用一杯水就能清洗干净;布鲁克林公司开启的“慢工厂”计划每年收取250美元的会员费,购物者可以拿走一件时尚收藏品……

2015年,H&M推出了新的“意识”系列,采用了新的纺织纤维。开启了一系列旧衣回收计划,消费者可以带任何品牌的旧衣服到H&M店内的垃圾桶,然后得到一张在H&M使用的代金券。“we all win”,H&M如是说。随后,包括Zara、优衣库、Esprit、C&A等在内的零售商也都实施了店内回收和回收计划。

可持续对于我们中国的企业来说只是观望,但对于竞争激烈的各大国际企业全部都开始付诸行动,而且产品占比越来越大。最人欣慰的是不管你做不做,反正你的隔壁邻居都在做……市场其实已经在形成良性竞争。

我们很多企业过去都是短跑运动员,随着社会产能越来越过剩,社会消费越来越成熟的时候,未来企业比的是马拉松。但是我们有很多企业并不想改变什么,他想用刘翔跑百米的方式去跑马拉松。我们今天看到的市场份额下降,公司越做越困难,都是因为我们不愿意深刻的思考我们未来怎么改才会活下去。可持续虽然已经老生常谈,但我们坚信它会是未来中国时尚产业的突破点。

服装供应链的可持续发展之路

毫无疑问,伴随着几大供应链要素的相继哑火,快时尚行业今天面临的已经是一场生死抉择。当“时间差”“价值差”不再奏效,除了降价促销和卖“道德人设”之外,还有哪些能量可以激发产业的重构?

目前,一个企业在欧洲必须提供两份报表,一个是财务性报表;第二个就是ESG(企业可持续发展报告)。以法国时尚集团SMCP 2022年的商务计划为例:三千万件衣服里的70%都要使用可循环材料。第一,羊毛使用再生羊毛,羊绒使用再生羊绒;第二,所有外套上的材料基本上会使用塑料可循环的无颗粒材料;第三,采用有机棉(不使用化学制品,从种子到农产品全天然无污染生产)。当三千万件衣服中的70%都开始用可循环材料的时候,那些面料厂、纱线厂如果不跟着品牌方的脚步走,将会死的很惨。

新科技的更多应用展示,也成为积极的探索,在残酷现实中缓慢地开辟着出路。比如今年一月,李维斯Levis计划与哈佛大学和区块链公司ConsenSys,在墨西哥的加工厂利用区块链技术安全而匿名地追踪工人的健康与福利指数,目前已经有9000名的工人参与了这项调查。目前,“科技”这枚解药虽然还在初级发展阶段,却让整个快时尚行业看到了复苏的曙光。除了上面我们提到的区块链监督“血汗工厂”、保护劳工利益之外,基于大数据和自动化系统的“超快时尚”模式,正在突飞猛进。对于供应链管理,就是借助大数据系统对供应链时刻保持敏捷,快速匹配库存供应与不断变化的需求,而自动化系统则可以解决劳动密集型产业在劳工管理时的过渡压榨,合理调配订单数量和款式,替代大部分生产工艺,再结合人工完成。数据显示,Boohoo、Missguided等比传统快时尚更快的零售品牌,已经可以做到每月推出1000个新产品,每天更新一次库存。这样做的好处是,能够先进行小批量生产,测试消费者反馈,从而避免了传统快时尚不得不极限压缩供应链和库存过剩的固有问题。

当前,受疫情影响,整个服装产业链受到严重冲击,对于很多维持正常运转都成问题的中小服装企业们,还有精力面对看上去遥不可及的可持续发展吗?答案是一定的。正如健身运动风潮来袭前的几年,几乎所有运动品牌都萎靡不振,然而赶上健身运动成为一种流行的生活方式的今天,提早布局这个运动时尚板块的企业早已实现盈利。而如今可持续发展在未来几年,将成为必然的大趋势。谁能先走一步,谁将在未来抢占先机。

不同行业企业纷纷设立“可持续执行官”

西方的国家在15年前,公司全部开始实现可持续化管理了,他们每年会拿出收入的0.58%做可持续发展,首席可持续发展官(CSO)一职应运而生,一个具有神秘色彩的高级职位。可持续执行官在未来任何以可持续发展为导向的公司里面,他的工资都会仅次于董事局主席,因为这个职位非常重要。

在中国目前有这个岗位的:安踏、华为、腾讯。很多公司还没有这个岗位。为什么没有?因为我们国家在法律上没有强制上市公司一定要执行ESG。港股是建议性的。在欧洲是必须做到的。

越来越多的企业正在更进一步,不断改善供应链环节的工作条件,建立更完善的安全规程,以及从能够解决环境和社会问题的产品中获取利润。但很多公司没能步入创新阶段的原因是,他们只关注短期目标,比如通过节能降低成本,而没能制定虽具一定风险,但更为宏伟的可持续发展计划。企业害怕增加筹码,下更大的赌注,实现这样的转变并不容易。这就是你为什么需要首席可持续发展官助你前行,让你变得更有野心。

2003年拥有全职首席可持续发展官的企业数量是1995年的2倍之多,而在2003至2008年间,这个数字又翻了一番。

【声明】本文全部或部分内容转载自 中华纺织网、新浪财经,用于信息交流和学习参考之目的,不涉及商业用途。所涉及言论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文若存在权益侵犯或违规信息,请联系我们处理。转载请注明出处。
引用本文:思谋网. 可持续发展:时尚服装供应链的自救之路. https://www.scmor.com/view/5763.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思谋网创立于2013年,是聚焦可持续供应链管理的互联网融智平台。欢迎各位专家学者投稿
稿件可直接在线投稿,也可发送到邮箱:link@scmor.com,审核通过后将免费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