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环境下通过信息治理为产业供应链创造价值

近些年,随着“互联网+”和产业供应链的发展,国内涌现出一大批从事供应链服务和金融服务的企业,并在互联网金融、供应链金融创新的呐喊声中,俨然成了这个创新时代的执牛耳者。事实上,很多所谓的供应链金融服务企业实际上只是在利用国内外金融体制的差异,以及汇率、利率的波动,加之经济改革过程中存在的体制缝隙和地区经济发展差异,从事套利套汇或者高利贷交易。

记得在一次会议中,我谈道:“金融活动一旦脱离了实体经济和产业供应链运行,就是扯淡。”我在接触供应链金融服务企业的过程中,会询问很多业务细节以帮助判断企业的真实经营状态,而其中的重点就是要了解企业有哪些信息系统,如何管理不同的信息源和参与主体,是否可以控制整个供应链的运营质量。如果得到的答案只是在吹嘘引进了多么先进的ERP系统,有多好的IT技术人才,在信息化上投入了多少资金,我心里就会对该企业是否真的在推动供应链服务打上很大的问号。因为作为供应链服务的提供者,他所建构的不止是自身的信息化系统,更需通过内部信息化系统以及集成供应链系统,实现供应链全过程的信息收集、过滤、分析、管理、生成和传递,从而保证所有参与主体在交往过程中产生高质量的业务、流程、数据和行为,最终创新价值。这一话题实际上就是智慧供应链中的信息治理

信息治理(information governance)是一个全新的概念,它与IT治理有一定关联,但又有很大的区别。IT治理是公司治理的一部分,只是企业战略和IT整合的工具,而不能解决为实现供应链价值,信息产生、运用、处理和交换的方式。此外,IT治理过于强调通过对系统的控制来实现IT与战略的结合,忽略了信息化运用产生的创新性行为,或者价值重新创造的过程。2004年Donaldson和Walker创造性地提出了信息治理的概念。信息治理行为包括了交易管理、规则确立、信息安全、数据流管理以及信息的全生命周期管理等。

下面让我们从阿里巴巴一达通的供应链服务模式的建构来看看什么是信息治理,以及信息治理的关键要素。阿里巴巴一达通成立于2001年,是我国第一家中小企业外贸综合服务平台。通过互联网一站式为中小企业和个人提供金融、通关、物流、退税、外汇等所有外贸交易所需的进出口环节服务,2014年被阿里巴巴全资收购,成为阿里巴巴集团跨境B2B业务的重要平台。阿里巴巴一达通的主要服务对象是中国经济的中坚力量——中小微企业,这些企业占了我国企业总数的90%以上,贡献了近60%的经济总量。

然而,在企业面临出口压力、全球竞争和产业转型升级困境的当下,如何解决中小微企业融资难问题,成了多年来全国经济领域谈论的热门话题。而解决这一问题的难点在于,中小微企业业务分散、规模小、产业链地位低、管理不规范。特别是金融危机后,中小微企业即便能获得优质大额海外订单,也会面临赊销带来的巨大资金压力。阿里巴巴一达通看准这一情势,针对中小微企业的困境提供了赊销宝(为企业赊销提供资金融通)、信融宝(对应信用证贸易提供的融资服务)等服务。这些服务得以顺利开展的基础是什么?如何把控业务过程中有可能产生的各类风险?这就涉及到该企业的信息治理。

互联网技术(包括互联网、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等) 之所以与产业供应链结合能形成智慧供应链,关键在于信息治理。有效的信息治理,需要解决好四个问题:

第一,如何建立起有效的信息源和信息结构。这一问题的解答,就需要处理好信息源、接收方以及信息管理三者之间的均衡关系,这样一组一组的三角关系构成了信息治理最基本的单元。例如,当金融机构向中小微企业提供融资服务时,需要掌握客户企业真实的物流信息。这一目标的实现就涉及到了信息源、接收方和信息管理的三角关系。信息源可能是多种多样的,这就需要阿里巴巴一达通这样从事信息管理或规制的组织将零散的、不同渠道产生的信息进行整合、挖掘并生成传递给接收方。这种三角关系一旦失衡,就容易产生各种各样的信息盲区和障碍,使得供应链运行发生中断。

第二,如何保障信息的可靠、安全和运用。信息的这三个特征的实现,很明显的就需要在IT建设、信息形态、业务等级和流程规范管理上下功夫,这也就是阿里巴巴一达通寻求业务逻辑标准化、数据化的动因。

第三,如何实现信息的持续与全生命周期管理,亦即信息能否持续地产生、推进和应用,并且能有更多的利益相关方参与到信息生成、分享的过程中。要实现这一目标,需要信息规制方处理好两个关系。一是,所有供应链参与方间通过分享、学习和沟通所建构的信息域,即供应链各方共同努力提升信息的质量、信息的处理和信息的应用。二是,供应链参与方与外部管理方之间的信息互惠和管理改进。任何业务信息都难免受到经济、政策和制度的影响,因此,要真正实现信息的可持续,就需要与制度管理方形成信息互动。以阿里巴巴一达通为例,它不仅是一个商业性平台,也同时承载着社会性研究服务平台的属性。由于掌握了大量中小微企业进出口业务的真实数据和信息,兼具类公共平台的属性和价值,通过统计、分析和研究大量的、频繁的、真实的动态数据,监控中小微企业在对外贸易活动中的状况,掌握中小微企业动态的外贸景气状况和资金压力状况。而将这种信息(阿里巴巴一达通自行加工成“外贸景气指数”和“资金压力指数”)与政府管理部门进行互动与分享,不仅提升了信息化平台的服务空间,更能持续地实现信息的全面整合和延续。

第四,如何实现信息获取、处理的代价或成本可控。信息的获取是有成本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斯蒂格勒指出信息的获取程度是由边际收益和边际成本的均衡决定的。在“互联网+”的时代,如何通过更为有效的供应链参与主体的网络建构降低信息获取成本已成为今天信息治理的核心问题,或者说今天的网络建构是由信息化驱动的。阿里巴巴一达通与国外机构合作以实现有效的海外客户征信就是这种行为的佐证。因此,智慧供应链不仅通过网络管理信息,而且也根据信息的要求,推动网络的再创新。由上可见,信息治理是一个广义的概念,它是供应链所有参与方运用共同信息实现互动的过程,通过确立起规范性的行为基础,实现产业供应链的价值创造。

作者: 宋华

本文由 思谋新闻组 发布,所涉及言论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若有侵犯到您的权益或违规信息,请联系我们删除。可转载用于信息交流和学习参考之目的,但应注明出处,涉及商业用途还须获得原作者授权。
引用本文:思谋网. 互联网环境下通过信息治理为产业供应链创造价值. http://www.scmor.com/view/2383.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