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流系统演化博弈的内涵:内部竞合与环境交互

物流系统演化博弈论提供了揭示物流系统动态演化关系、动态演化过程的理论方法,能够通过非均衡博弈关系的观察分析描述物流系统内部竞合关系和物流系统环境交互关系。以“无车承运人”模式为例,揭示物流系统内部竞合关系,并深入探讨物流系统环境交互关系,以深入挖掘物流系统可持续发展的动能。

物流系统演化性的实质是系统随着内部要素和外部环境的变化,结构、功能和行为发生变化的过程,不仅增强了物流系统结构、过程和关系复杂性,而且使博弈关系始终处于非均衡状态。物流系统演化博弈论提供了揭示物流系统动态演化关系、动态演化过程的理论方法,能够通过非均衡博弈关系的观察分析描述物流系统内部竞合关系和物流系统环境交互关系(赵林度,2019)。

物流系统博弈论(game theory of logistics system)的产生和发展,提供了深入揭示物流系统“竞争-合作-协调”演化博弈关系的理论方法,为深入揭示物流系统竞争、合作与协调的博弈规律提供了方法论,突出体现了系统论和博弈论在物流系统中的应用和作用。

1、物流系统内部竞合关系

物流系统内部竞合关系,即竞争与合作关系充分体现了物流系统成员之间、环节之间双赢关系,充分展现了以合作代替竞争的竞合理论(cooperation-competition theory)思想(Jayant和Ghagra,2013)。随着物联网、互联网等技术的发展,推动着“无车承运人”模式成为智慧物流的一种重要形式,其中蕴含着物流系统内部竞合关系。

(1)物流系统内部竞合关系内涵

物流系统依托服务对象——供应链价值增值而实现自身价值,共同提升供应链价值、满足客户需求。“无车承运人”模式(图1)以信息集聚优势驱动着物流联盟(logistics alliance)的形成和发展,以共享经济优势驱动着物流平台协同运营。物流联盟、物流平台已经成为物流系统通过内部竞合关系演化孕育价值的生态环境,从而推动整个供应链提高服务质量、降低运营成本。

物流系统演化博弈的内涵:内部竞合与环境交互
图1 “无人承运人”模式

“无车承运人”由美国货车经纪人(truck broker)演变而来,是指不拥有车辆而从事货物运输的个体或群体。“无车承运人”作为图1中的经纪人,如图齿轮驱动着实际承运人和实际托运人。“无车承运人”既是承运人也是托运人,主要从事运输组织、货物分拨、运输方式和运输线路选择等工作,担负着全程运输责任和风险。

在“无车承运人”运营平台上,由实际承运人组成的物流联盟成员之间存在竞合关系,通过竞合关系演化提升物流平台的价值和竞争优势。物流联盟成员以实际承运人的身份报价,以竞价的方式从“无车承运人”运营平台获得实际托运人货物的承运权;通过信息共享,承担同一实际托运人货物的实际承运人之间相互合作。

从“无车承运人”模式可见,物流系统成员之间、环节之间存在竞合关系。为了保障物流系统服务对象——供应链的全局利益和长远利益,物流系统成员围绕合作目标、合作方式等开展演化博弈,以持续稳定的合作关系保障成员利益最大化;为了保障物流系统成员自身的局部利益和短期利益,以个体理性的竞争关系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

(2)物流系统内部竞合关系模型

由于物流系统及其物流系统内部竞合关系的复杂性,推动着物流系统内部竞合关系模型演化成为一个综合性模型。以“无车承运人”模式为例,“无车承运人”模式不仅展现了物流系统内部竞合关系,而且揭示着物流系统内部竞合关系模型涵盖价值链磋商模型、可视化责任模型、智能化运力模型等。

1)价值链磋商模型。物流系统及其服务对象——供应链本身就是一个价值链,一个价值发现、价值传递和价值创造的价值增值过程。为了提高价值链价值增值能力,物流联盟成员之间致力于构建价值链磋商模型,用于“无车承运人”与实际托运人之间、“无车承运人”与实际承运人之间的价格磋商。

在“无车承运人”运营平台上,存在一个双向的价值链磋商过程,形成的价格差成为平台提供服务的主要收益源。在拍卖模型中,通常可以采取两类策略,一是平台根据每一个实际托运人需求订单的货运量、需求时间和需求地点等信息直接发布拍卖信息,实际承运人以价格信息参与竞标;二是平台汇总当期所有实际托运人需求订单的货运量、需求时间和需求地点等信息后发布拍卖信息,实际承运人以承运量、价格信息参与竞标。

价值链磋商模型反映了“无车承运人”、实际托运人、实际承运人之间的演化博弈关系,在信息透明化驱动下逐步向着“价格差=0”的方向演化,向着智能价格磋商的方向演化。“无车承运人”运营平台,以增值服务收益代替价格差收益,进一步提升了“无车承运人”模式的竞争优势。

2)可视化责任模型。物联网、互联网等技术的应用,全面提升了“无车承运人”运营平台的可视化能力,全面保障“无车承运人”承运责任和监管责任的有效实施。在“无车承运人”可视化责任模型中(图2),“无车承运人”担负着承运责任和监管责任,承运责任包含保障货物质量安全、保证服务质量等责任;监管责任包含全过程追溯、全过程监管责任。

物流系统演化博弈的内涵:内部竞合与环境交互
图2 “无车承运人”可视化责任模型

“无车承运人”可视化责任模型以一个有效的责任网络,构建平台服务价值生成、价值传递的生态环境,有效支撑着平台服务价值增值能力的提升。“无车承运人”承运责任和监管责任从实际托运人向实际承运人的延伸,以切实有效的方法保障了最终客户的利益,提升了平台的竞争优势。

3)智能化运力模型。在“无车承运人”运营平台上,积累了大量的运营数据资源,有助于充分整合物流联盟成员的运力资源,更加有效地支撑“无车承运人”运营平台运力模型优化。基于大数据分析和人工智能技术的智能化运力模型,描述了在客户需求驱动下,运力资源自动实现优化组合的能力。

在存在运力资源约束的环境中,运力资源优化配置有助于提高资源的利用率和使用效率。智能化运力模型中的智能化,主要体现在实际托运人承运需求和实际承运人承运能力匹配的智能化,实际承运人运输路线优化的智能化。在最大化客户利益的前提下,追求物流资源转化为物流服务的精准化,以最佳的供需匹配优化配置运力资源。

物流系统内部竞合关系,不仅能够清晰描述一个具有竞合关系的物流联盟生态系统,而且能够深入揭示一个有限资源条件下有限理性的物流系统成员之间、环节之间演化博弈的过程。物流系统内部竞合关系的形成和演化,能够通过物流系统资源整合和优化配置,以价值增值能力提升物流系统竞争优势。

2、物流系统环境交互关系

物流系统生存在一个价值网络之中,一个包含内部竞合关系演化、环境交互关系演化的生态系统。物流系统孕育在一定的环境之中,只有与经济、社会和环境协调发展才能保持持续的竞争优势,所以应深入探讨物流系统环境交互关系的内涵、模型,深入挖掘物流系统可持续发展的动能。

(1)物流系统环境交互关系内涵

从物流系统的视角看,物流系统与环境之间有着一种密不可分、动态交互关系,在与环境持续进行物质、信息和能量交换的过程中,致力于维持稳定的内部竞合关系,以增强物流系统适应能力。物流系统环境交互关系存在主动和被动两种形式,也是物流系统适应环境变化的两种方式。

1)主动交互关系。物流系统适应环境的驱动力来自系统内部,能够将来自环境的作用力转化成系统内部增强适应性的动能,并转化成物流系统内部影响环境的作用力。例如,碳税政策的变化、区域经济发展的状况、新技术的应用等,都会带来物流系统整体功能的变化,带来运营模式、商业模式等物流系统适应环境变化的新功能。

物流系统环境交互关系描述了物流系统与环境之间相互制约、相互作用和相互依存的关系,形成内部价值链与外部资源链协同演化的态势,为价值链提升价值增值能力输送能量。物流系统环境交互的过程,就是主动获取信息、资源和能力的过程,主动在物质、信息和能量交换中增强适应性的过程。

2)被动交互关系。物流系统环境交互演化博弈起源于外部环境的变化,由此激发物流系统演化博弈,在抵御变化、被动变化、主动变化的演化博弈中增强适应性。面对外部环境的变化和影响,物流系统经常表现为一种被动交互关系,被动地将外部环境压力转化为内部自身演化的推动力。

物流系统环境交互关系以演化博弈使系统呈现多种形态,每一种形态都是物流系统适应性的产物,都是被动交互和主动适应的结果。物流系统环境交互作用,逐步将发展所需外部因素内部化,以获取的资源增强物流系统适应能力;逐步将影响环境的内部因素归零化,以绿色物流降低物流系统对生态环境的影响。

(2)物流系统环境交互关系模型

由于物流系统及其物流系统环境交互关系的复杂性,推动着物流系统环境交互关系模型演化成为一个综合性模型。以“物流众包”模式为例(图3),“物流众包”模式不仅展现了物流系统环境交互关系,而且揭示着物流系统环境交互关系模型涵盖社会兼职人员选择模型、消费者评价模型、社会兼职人员激励模型等。

物流系统演化博弈的内涵:内部竞合与环境交互
图3 物流众包模式

1)社会兼职人员选择模型。在物流众包模式中,由社会兼职人员承担着物流配送任务,所以应建立一个完善的社会兼职人员选择模型。在一个特定的区域,能否建立一支可靠的社会兼职人员队伍,决定着物流众包模式运营的成败。在社会兼职人员选择过程中,应建立一个规范的选择程序,注重考察拟加盟人员的责任心、诚信度和资质条件,并在环境交互中持续优化社会兼职人员选择模型。

在物流众包模式中,物流平台需要对社会兼职人员统一进行规范的服务技能培训,以增强社会兼职人员为消费者提供满意服务的能力。物流众包模式将有意愿、有能力、有经验的社会兼职人员集聚到物流平台,在物流众包信息系统的支持下,为消费者提供低成本的、便捷的物流服务。

2)消费者评价模型。在物流众包模式中,可以应用消费者的评价了解兼职配送人员的服务质量,评价社会兼职人员选择模型的有效性和可靠性。消费者评价包含价格、及时率、服务态度等影响客户满意度的因素,以客观反映物流众包服务质量。消费者评价模型体现了环境交互反馈和持续改进的思想,有助于持续优化物流众包模式。

消费者评价模型充分体现了以消费者为中心的理念,能够从消费者视角为社会兼职人员选择提供数据,为物流众包平台绩效评价提供数据,以此优化物流众包流程。消费者评价信息在物流众包信息系统中的共享与交流,有助于激励社会兼职人员更加积极地参与物流众包业务,更好地提供物流配送服务。

3)社会兼职人员激励模型。在物流众包模式中,社会兼职人员以低成本、便捷的方式提供物流配送服务,从而增强了物流众包模式的竞争优势。为了提高社会兼职人员的积极性,应建立一个具有长效机制的激励模型,提高社会兼职人员的参与意愿。社会兼职人员激励模型能够在环境交互中持续优化信息、资源和能力,增强物流众包模式整体运营能力。

由于社会兼职人员与物流众包平台的关联不够紧密,无法采取企业或组织现有的激励机制,只能在新型商业模式中创新激励机制。社会兼职人员激励方式不仅体现在经济方面,而且体现在业务优先权、福利优先权等多方面,提高社会兼职人员参与物流众包的意愿,增强物流众包平台持续创新能力。

【小贴士】2016年8月,国家提出鼓励无车承运物流创新发展,并在全国开展道路货运无车承运人试点工作,即发布《关于推进改革试点加快无车承运物流创新发展的意见》(交办运[2016]115号)。2019年9月,交通运输部、国家税务总局发布了《网络平台道路货物运输经营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办法》),自2020年1月1日起施行,有效期2年。无车承运人试点工作于2019年12月31日结束,《办法》将“无车承运”更名为“网络平台道路货物运输经营”。

参考文献

[1]赵林度. 2019. 物流系统博弈论[M]. 北京:科学出版社.
[2]Jayant A, Ghagra H S. 2013. Supply chain flexibility configurations: Perspectives, empirical studies and research directions[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Supply Chain Management, 2(1):21~29.

【声明】本文由 林度空间 发布,所涉及言论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若有侵权或违规信息,请联系我们处理。可转载用于信息交流和学习参考之目的,但应注明出处,涉及商业用途还须获得原作者授权。
引用本文:思谋网. 物流系统演化博弈的内涵:内部竞合与环境交互. https://www.scmor.com/view/6115.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思谋网创立于2013年,是聚焦可持续供应链管理的互联网融智平台。欢迎各位专家学者投稿
稿件可直接在线投稿,也可发送到邮箱:link@scmor.com,审核通过后将免费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