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应链颠覆与颠覆供应链

供应链颠覆用于描述供应链以孕育的颠覆力量成为颠覆者的过程,而颠覆供应链则阐述了供应链为适应服务对象而成为被颠覆对象的过程。产业链、供应链和价值链深度融合正在创造新格局、新布局和新结局。

随着产业链、供应链和价值链深度融合,必然产生值得关注的新趋势,供应链颠覆和颠覆供应链就属于这类值得深入探讨的新趋势。供应链颠覆用于描述供应链以孕育的颠覆力量成为颠覆者的过程,而颠覆供应链则阐述了供应链为适应服务对象而成为被颠覆对象的过程。可见,产业链、供应链和价值链深度融合正在创造新格局、新布局和新结局。

1、供应链颠覆

颠覆式创新之父克莱顿·克里斯坦森在《创新者的处方:颠覆式创新如何改变医疗》一书中,提出了“供应链颠覆”概念[1],并将供应链颠覆总结提炼成为一种颠覆式创新方法。在产业链格局从集中式向分散式演化过程中,以降低成本为目标的业务外包改变了供应链布局、价值链结局,并且随着产业链竞争优势的提升,实现了供应链颠覆式创新。

以华硕和戴尔公司在个人电脑领域合作关系演化为例(如图1所示),戴尔公司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戴尔电脑,基于轻资产归核化发展理念,通过外包将非核心业务委托给华硕公司,最终保留了品牌竞争力;华硕公司从最初的戴尔电脑的电路板供应商变成主板供应商、电脑装配供应商,在获得管理供应链授权后具备了增值服务功能,并最终成为电脑设计服务提供商。从华硕和戴尔公司合作关系演化过程来看,表面上彼此追求着不同的价值主张,但是本质上都在追求企业利益最大化,并且共同为终端消费者创造了最大化收益。

华硕和戴尔
图1 华硕和戴尔公司合作关系演化过程
资料来源:根据参考文献[1]中的描述整理。

(1)外包悖论

外包悖论(outsourcing paradox)是指外包出去的非核心业务后期成为核心业务的现象。以“事后诸葛亮”身份来看华硕和戴尔公司,两者的确存在外包悖论,戴尔公司以非核心业务外包出去的管理供应链、电脑设计后期成为核心业务,但是在当时背景下确实是戴尔公司的最佳决策,也完全符合戴尔公司轻资产归核化经营理念。问题的关键在于决策者是否应采取有效措施防止外包悖论,是否应从更长的时间轴观察分析未来的核心业务,答案是肯定的。

研究表明:推动产业链格局从集中式向分散式发展,以分工合作为基础的供应链颠覆是一种必然趋势。在具有竞争优势的纵向一体化产业链向横向一体化供应链演化过程中,供应链成员凭借集聚的信息、资源和能力优势逐步提升价值链地位,从而持续集聚创新的能量。从纵向一体化到横向一体化奠定了供应链颠覆式创新的基础,标准化、专业化和横向一体化供应链成为供应链颠覆式创新的成果。

(2)服务悖论

服务悖论(service paradox)是指在生产经营领域的服务投入未能获得应有回报的现象。如果管理供应链和电脑设计在戴尔公司能获得应有的回报,戴尔公司就不会将这两项业务外包给华硕公司。一方面说明戴尔公司最不赚钱的业务,对于华硕公司却是最赚钱的增值服务业务;另一方面说明处于价值链高端的设计/研发、售前/售后服务需要市场培育,需要伴随产品市场生态环境的成熟过程。

制造业从产品→“产品+服务”→服务的转型升级,需要一个市场生态环境的培育过程,蕴含在制造业服务化中的产品服务价值才能真正体现出来。在产业链从纵向一体化向横向一体化转变过程中,服务进入委托代理的外包环节,并开始伴随产品进入市场生态环境培育阶段。从供应链颠覆式创新的视角观察分析可知,服务登进价值链高端地位、制造业服务化转型升级都是必然趋势。

2、颠覆供应链

新一轮工业革命以“信息技术与制造业融合”为特征,加速发展新一代信息技术,并推动信息技术与制造业深入融合,以抢占新一轮产业竞争的制高点[2]。面对中国制造2025、工业4.0等制造业辉煌前景,作为制造业重要支撑的供应链必然面临更大的挑战,新产业、新技术成为颠覆供应链的新兴力量。

以素有世界上最先进工厂之称的“灯塔工厂”—犀牛智造的C2M模式为例(如图2所示),以“需求驱动+敏捷制造”为核心业务的阿里巴巴“新制造”工厂—犀牛智造成为“灯塔工厂”。犀牛智造依托云计算、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以小单起订、快速反应的云端柔性智能制造模式重构完整的生态体系。基于数字技术和消费者洞察能力,犀牛智造的C2M模式支持基于消费者需求的端到端按需生产,通过缩短交货期、降低库存量助力中小型服装企业提升竞争优势,从而孕育了颠覆供应链管理模式的新动能。

供应链颠覆与颠覆供应链
图2 犀牛智造的C2M模式

(1)颠覆之源

犀牛智造的C2M模式呈现了“新制造”和“新零售”无缝衔接的未来场景,拉近了制造工厂与终端消费者之间的时空距离,推动数据预测算法基础上的供需匹配实现智能化、精准化目标,从根本上解决服装行业的痛点问题。以犀牛智造为代表的“新制造”、以盒马鲜生为代表的“新零售”成为颠覆供应链之源,颠覆供应链管理模式持续创新,以更好地满足新产业、新技术发展的需要。

颠覆供应链之源来自多源涌入的未来场景创造过程,诸如重构、重组制造逻辑、商业逻辑的过程,数据、平台和体验等新型生产要素融入的过程,需求侧与供给侧智能化、精准化匹配的过程。智慧供应链兼具数字化、智能化、个性化和集成化特点,推动着供应链向着可视化、可感知和可调节的方向演化,在智慧供应链形成演化过程中集聚的内生动力必将成为内在的颠覆力量。

(2)颠覆之果

以产业链、供应链和价值链深度融合为基础的颠覆供应链管理模式,不仅带来新型商业模式、运营模式,而且带来新型服务模式、协同模式,供应链融入多产业链一体化场景之中创造更大的附加值。从微观的制造业与供应链融合的场景观察,网格化地延迟生产边界客户订单分离点(customer order decoupling point)能够满足小批量、多品种产品订制需求,供应链弹性、柔性和鲁棒性持续提高,进一步实现数字化3A(agility、adaptability、alignment)供应链管理目标[3]。

颠覆供应链之果展现了数字经济、平台经济和体验经济等多种经济形态共荣共生成果,具备了智慧供应链可视化、可感知和可调节属性,能够真实感知知识发现、信息发现和数据发现能力。在一个全员可信、全程可视、全要素优化配置的生态环境中,颠覆供应链担负着直连生产与消费、共建“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的重要使命。颠覆供应链成为产业链、供应链和价值链一体化的动力,三链融合成为集成化、一体化体系,支撑整个社会经济可持续健康发展。

参考文献:

[1][美]克莱顿·克里斯坦森,杰罗姆·格罗斯曼,黄捷升,著,朱恒鹏,张琦,译. 创新者的处方:颠覆式创新如何改变医疗[M]. 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6.
[2]赵林度,刘丽萍,任雪杰,邱华清. “全产业链脉动”:制造业服务化[M]. 北京:科学出版社,2021.
[3]Mak H Y, Shen Z J M. When triple-A supply chains meet digitalization: The case of JD.com’s C2M model. Production and Operations Management, 2020, DOI: 10.1111/poms.13307.

【声明】本文由 林度空间 发布,所涉及言论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若有侵权或违规信息,请联系我们处理。可转载用于信息交流和学习参考之目的,但应注明出处,涉及商业用途还须获得原作者授权。
引用本文:思谋网. 供应链颠覆与颠覆供应链. https://www.scmor.com/view/5864.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思谋网创立于2013年,是聚焦可持续供应链管理的互联网融智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