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8423回复:1

供应链治理研究(2):相关理论

楼主#
更多 作者:scmnews 发布于:2016-03-04 22:46
        1. 相关流派文献述评

        我们以治理(Governance)为关键词进行搜索,通过粗略筛选, 将公司治理、非营利性组织治理、公共治理、行政(政府)治理等领域的文献排除,通过摘要进行文献筛选后,对文章中理论和文献综述部分进行阅读,在此基础上总结出学术界关于治理理论的研究大致可以分为三个流派:交易成本学派、资源主义学派和社会关系学派。

        交易成本学派以交易成本理论(TCE)为基础,将供应链成员之间的“交易”作为分析单元,试图把资产专用性及与此相联系的交易频率和不确定性作为交易成本产生的根源,通过其构建的三重维度理论(资产专用性、不确定性、交易频率)论证了三种交易协调方式(市场制、科层制和混合制)的存在,为供应链治理结构的研究提供了理论基础和分析框架。作为新制度经济学派的奠基人,Williamson 更是明确提出将交易成本理论应用于供应链交易分析中的必要性。[16]一些学者沿着交易成本经济学的分析思路对供应链治理结构进行探讨。这些研究遵循“交易特征—治理模式” 的解析范式, 探索交易特征对治理结构选择的影响,以此将属性各不相同的交易与不同的治理结构匹配起来,以达到节约交易成本的经济性结果。Wathne 等基于TCE 理论研究了供应商—制造商—顾客这一链条的交互关系,指出上游供应商投入的专用资产较少时,下游不确定性对制造商弹性有负面效应;反之,不确定性对制造商弹性有正面效应。[17]Ashenbaum 等指出交易复杂性越高,集成化的供应链结构越有效;供应能力越强,分散式的供应链结构越有效率。[18]王晓文等以麦当劳和肯德基的外卖模式为案例,检验了原有的关键因素——资产专用性和风险强度对治理结构选择的影响,还识别出了本地嵌入性这一新的影响因素。[19]Alboiu 以中国猪肉供应链为研究对象,从交易成本经济学和交易价值分析的角度,解释了猪肉供应链治理结构的选择是交易成本与合作优势共同作用的结果。[20]Aitken 等通过对退货物流供应链的研究发现,随着供应商能力和信息编码能力的提高,模块化治理结构变得越来越重要。[11]上述研究致力于从交易特征角度分析如何根据不同的交易特征选择适当的治理结构,并探索了治理结构选择对于降低供应链交易成本、减少链内成员机会主义行为的作用。

        资源主义学派以“资源”为切入点,将治理结构与供应链内企业的资源管理结合起来。与单纯依靠交易特征来解释治理结构的思路不同,这一领域的学者认为,解释治理结构选择的决定性因素在于企业自身所持有的资源特性与能力特征。[2-23]随着专业化分工的日益精细,企业不能拥有其发展所需的所有资源,那么它的业务运作范围就会从内部扩展到外部,通过建立供需关系获取外部异质资源,因此在治理结构选择问题上,企业资源与能力的互补性必然会影响到其所采用的治理结构。[2 4]Humphrey 等在全球供应链治理结构研究中,也强调了企业生产能力对治理结构选择的影响,指出如果买方和供应商之间能力互补,且供应商具有较好的生产/技术能力,那么核心企业与供应商之间应该建立半层级的关系,对供应商进行引导和控制。[25]Gereffi 等识别出三类影响治理结构的因素,包括交易复杂程度、信息/知识的可编码能力以及供应商的供应能力,[10]指出针对供应能力的变化以及同其他因素的相互作用,企业可对应采用不同的治理结构,并以服装行业的案例作为佐证。

        除了供应链中上下游的生产能力,企业的组织和管理能力也会对治理结构选择产生影响。Re eves 以资源的异质性为切入点,通过对汽车行业供应链治理进行案例分析,探讨了基于资源特征的治理边界制定和治理机制选择问题。[26]Parrilli 等分析了企业组织和管理能力的动态变化与簇群治理的关系,指出这种能力的动态变化会促进治理结构发生相应的改变。[27]Peng 等也基于资源依赖理论(RBV) 分析台湾军用航空电子设备行业中的治理机制与结构选择问题。[28]可以看出,资源主义学派主要考虑如何通过治理机制和结构的选择对资源战略性与资源依赖性进行更好的配置与开发,以获得竞争优势。

        社会关系学派从嵌入性理论出发,认为企业根植于社会结构中,经济行为和产出受行为人之间的关系和所在网络结构的影响,[29]强调了企业个体的能动性和路径依赖特征,从核心企业角度为研究供应链治理行为提供了分析的思路。社会学派的代表人物Granovetter 认为,现实产业中,供应方与需求方之间可能萌生出持久的关系,而不需要交易内化的科层组织方式。[30]此后他又基于嵌入性理论对治理模式选择问题进行进一步解释,指出企业间的纵向整合需求不仅来自市场力量,而且与企业所嵌入的社会网络具有重要关系。[31]Rooks 等研究了社会嵌入对供应链内成员交易的影响,分析了双边和网络两种嵌入形式,并指出嵌入特征与双方交易中事后问题的发生(机会主义)负相关。[32]Davide 等在分析供应链治理系统对组织学习的作用时,指出链内企业通过网络嵌入/ 簇群累积的能力可以促进治理系统的变化。[33]Alvarez 等从演化视角,以雀巢为例分析供应链网络的演进和治理机制的动态变化,指出随着网络规模的扩大和成员增加,会倾向于采用正式治理机制。[34]除商业关系外,政治关系也是现有社会关系网络研究中的主要组成部分。[35-38]特别是在作为处于转型经济中新兴经济体的中国,政治联系治理作为一种非正式治理机制的内在基础、制度诱因及治理效果,逐步成为治理研究的新亮点。[39]关系嵌入和制度嵌入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处于其中的经济行为主体的治理策略选择。

        2. 供应链的属性构成

        各个流派从不同视角出发对治理的内涵进行分析。但是由于治理模式的独特性和多面性,通过不同理论演绎的研究模型只是从不同侧面为治理模式选择的分析框架提供了“碎片式”的贡献,无法完整地阐述治理模式的选择过程。对于交易学派来说,交易成本理论虽然指出了交易特征与有效交易治理模式之间的相关关系,但是这种因果关系的概念框架过于简单化,尤其对于供应链这个分析主体来说。供应链成员之间不是单纯的交易关系;相反,成员企业在信息、技术、资金、人员等方面都有更多的交流与合作,从而产生协同效应。而交易成本理论仅仅从交易角度出发,平衡交易成本和管理成本,忽略了资源与能力的协调作用所产生的超额收益,因此单纯依靠交易成本理论对供应链治理的内涵进行解释是不全面的。对于资源学派来说,资源基础理论将分析单位转向企业所拥有或依赖的资源,强调如何通过有效的治理模式来管理资源,以创造供应链的竞争优势,但是也受到一些学者的质疑。它基于一种天生静态观点,忽略了供应链的动态变化以及链内成员所嵌入的社会网络和制度环境。而社会嵌入理论恰恰能够扩展交易特征和资源维度的观察视野。因此,对于治理模式的解析范式需要融合交易成本、资源基础和嵌入性理论,不仅应该解释交易特征对于选择的影响,还应将资源依赖性和环境嵌入纳入分析框架。

        从表面上看,几种理论对于供应链治理的分析似乎相互独立毫不相干,然而由于分析对象的同一性及其内在的关联性,必然导致不同理论之间建立联系,从而从更高层面实现治理模式分析的逻辑性和合理性。从分析单元来看,交易成本理论中关注的是交易属性,是供应链成员企业之间交易特征的集合;资源与能力理论考虑的是主体属性,是作为参与主体的各成员企业表现出的资源与能力特征;而嵌入性理论又与结构属性和环境属性相关联。

        表2 各属性的维度构成与内涵
        

图片:t2.jpg



        表2 基于现有文献分析了不同属性的维度构成。由于在供应链中,任何一个企业都无法通过自身提供企业发展所需的所有物品,其在资源上必须依赖于其他企业。企业向供应链上下游获取资源的过程形成了供应链成员之间的交易。因此,这些成员企业之间表现出的供应链结构特征是成员之间的交易属性和各成员主体属性的集成表现。而供应链又深深地根植于社会环境之中,[40]其外部环境属性包括宏观文化、政治制度等社会机制对供应链结构的形成有着重大影响。因此,从供应链的角度来看各属性之间的关系不难发现,交易属性、主体属性和结构属性属于供应链的内部属性,环境属性则是作为供应链的外部属性发挥作用(图3)。供应链治理模式的选择恰恰如同“钟摆”,在“内部—外部”各属性之间摇摆以寻找平衡点。

        

图片:3.JPG


        图3 各属性关系图


供应链治理研究(1):概念和基本内涵
供应链治理研究(2):相关理论
供应链治理研究(3):系统性分析框架
思谋网 - 分享供应链管理人的才思与谋略。
沙发#
作者:scmnews 发布于:2016-03-04 22:47
相关文献:

[16]Williamson, O. E.. Outsourcing: Transaction Cost Economicsand Supply Chain Management. Journal of Supply Chain Management,2008, 44(2): 5-16.

[17]Wathne, K., Heide, J.. Relationship Governance in a SupplyChain Network. Journal of Marketing, 2004, 68(1):73-89.

[18]Ashenbaum, B., Maltz, A., Ellram, L.. Organizational Alignmentand Supply Chain Governance Structure: Introduction andConstruct Validation.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Logistics Management,2009, 20(2): 169-186.

[19]王晓文, 田新, 李凯等. 供应链治理结构的影响因素分析. 软科学, 2009, (7): 46-50.

[20]Alboiu, C.. Governance and Contractual Structure in the VegetableSupply Chain in Romania. Romanian Journal of EconomicForecasting, 2012, 15(3): 68-82.

[21]Barney, J. B.. Firm Resources and Sustained Competitive Advantage.Journal of Management, 1991, 17(1): 99-120.

[22]Peteraf, M. A.. The Cornerstones of Competitive Advantage:A Resource-based View. Strategic Management Journal, 1993,14(3): 179-191.

[23]Ekeledo, I., Sivakumar, K.. International Market Entry ModeStrategies of Manufacturing Firms and Service Firms: A Resource-based Perspective. International Marketing Review,2004, 21(1): 68-101.

[24]徐二明, 徐凯. 资源互补对机会主义和战略联盟绩效的影响研究. 管理世界, 2012, (1): 93-103.

[25]Humphrey, J., Schmitz, H.. Governance in Global Value Chains.IDS Bulletin, 2001, 32(3):19-29.

[26]Reeves, K. A.. Supply Chain Governance: A Case of Cross DockManagement in the Automotive Industry. Engineering Management,IEEE Transactions on, 2007, 54(3): 455-467.

[27]Parrilli, M. D., Sacchetti, S.. Linking Learning with Governancein Networks and Clusters: Key Issues for Analysis and Policy. Entrepreneurshipand Regional Development, 2008, 20(4): 387-408.

[28]Peng, T. J. A., Lin, N. J., Martinez, V.. Managing Triads in aMilitary Avionics Service Maintenance Network in Taiwan.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Operations & Production Management,2010, 30(4): 398-422.

[29]Granovetter, M.. Problems of Explanation in Economic Sociology.In: Networks and Organizations: Structure ,Form, and Action.Boston: Harvard Business School Press, 1992.

[30]Granovetter, M.. Economic Action and Social Structure: TheProblem of Embeddedness. American Journal of Sociology,1985, 91(3): 481-510.

[31]Granovetter, M.. Embeddedness: Social Network and EconomicAction. Beijing: Social Sciences Acadeic Press, 2007.

[32]Rooks, G., Raub, W., Tazelaar, F.. Ex-post Problems in Buyer-Supplier Transactions: Effects of Transaction Characteristics,Social Embeddedness, and Contractual Governance. Journal ofManagement & Governance, 2006, 10(3): 239-276.

[33]Davide, P. M., Sacchetti, S.. Linking Learning with Governancein Networks and Clusters: Key Issues for Analysis and Policy. Entrepreneurship& Regional Development, 2008, 20(4): 387-408.

[34]Alvarez, G., Pilbeam, C., Wilding, R.. Nestlé Nespresso AAA SustainableQuality Program: An Investigation into the GovernanceDynamics in a Multi-stakeholder Supply Chain Network. SupplyChain Management: An International Journal, 2010, 15(2): 165-182.

[35]Xin, K. R., Pearce, J. L.. Guanxi: Connections as Substitutes forFormal Institutional Support. Academy of Management Journal,1996, 39(6): 1641-1658.

[36]Peng, M. W., Luo. Y.. Managerial Ties and Firm Performancein a Transition Economy: The Nature of a Micro-Macro Link.Academy of Management Journal, 2000, 43(3): 486-501.

[37]Acquaah, M.. Managerial Social Capital, Strategic Orientation,and Organizational Performance in an Emerging Economy. StrategicManagement Journal, 2007, 28(12): 1235-1255.

[38]Zhang, S., Li, X.. Managerial Ties, Firm Resources, and Performanceof Cluster Firms. Asia Pacific Journal of Management,2010, 25(4): 615-633.

[39]李维安, 邱艾超, 牛建波. 公司治理研究的新进展: 国际趋势与中国模式. 南开管理评论, 2010, 13(6): 13-24.[40]Hagedoorn, J.. Understanding the Cross-level Embeddedness ofInterfirm Partnership Formation. Academy of Management Review,2006, 31(3): 670-680.
思谋网 - 分享供应链管理人的才思与谋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