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10489回复:1

第7章 奇妙的链 - 《三月之限-供应链的力量》

楼主#
更多 作者:scmnews 发布于:2014-10-18 14:53
第七章The Magic Chain – 奇妙的链
7.1七劫道,烂柯亭    
 
盘点一下假期,这才惊觉我竟然已经积累了四十多天的各类休假,都足够放一个漫长的“暑假”了,也许,这次真的会是一个“长假”。与其困守,不如趁此时出行调整一下自己的心情。我三下五除二地找出互联网上最受好评的旅游网站,闭目拨弄了一下鼠标,睁眼看时,光标不偏不倚地停在“棋盘山”上。说走就走,一个背包,一双旅游鞋,我独自跳上了南行的火车。汽笛长鸣的一瞬间,我仿佛寻回了学生时代那种来去由心的洒脱感觉。

车轮滚滚,很快驶出了钢筋混凝土筑成的灰色城市,开始蜿蜒穿行于水乡的阡陌池塘之间,我的心胸也随着视野渐渐开阔起来。独坐窗边,看一回春风又绿的江南岸,尝一口滚烫的新茶,再细细品读一段王国维的《人间词话》,我渐渐沉醉于不知年的山水中了。
然而旅途并不寂寞,没多久,我就和坐在对面的一位中年男子聊开了。原来他是个导游,因为姓花,大家管他叫“花导”。这立马让我联想起《红楼梦》里的袭人,一时淘气,张口就叫了他一声“花大哥”,好在他也不理论。巧的是,他此番带团出游的目的地竟然也是棋盘山。也许是专业特长,花导十分健谈,而且三句不离本行,讲得最多的要数棋盘山的妙处,还往往在紧要关头戛然而止,感叹没有导游引领着游览,我是绝对无法体会山景的妙处的,而错失眼前的盛景又是多么可惜的事。终于,我招架不住花导的游说,临时加入了他的旅游团。
花导走南闯北多年,装了一肚子天下的奇闻杂谈,一高兴便打开话匣子跟我天马行空般的侃了起来,果然妙趣横生,成了一帖打发旅途寂寞的好膏药。据他说,棋盘山上原有一石,石面呈现棋盘纹,纵横各一十九道。传说一次八仙中的铁拐李和吕洞宾在回蓬莱山途中,拔开浮云望见一座奇山,绿树成荫,红英遍地,山顶一块巨石,方整光滑,形如棋盘,于是开始对弈。杀了一天一夜,不分胜负,后留下残局,腾云而去,棋盘山由此得名。明未旅行家徐霞客游览此地时,亦为此石的鬼斧神工赞叹不已。
我再详询棋盘山上的景点,他却卖起了关子,只肯告诉我山顶有个烂柯亭。可是,烂柯亭不是在衢州的石室山吗?晋代有个名叫王质的樵夫,一天上山砍柴走进一处石室中,看见两个老人正坐在里面下围棋,就走上前立在一旁观看。老人给他一枚状如枣核的东西,含在嘴里便不觉得饥渴。一局还没下完,王质回头一看,发现砍柴用的斧柄已经烂了。王质赶紧下山回家,谁知家中面目全非,原先的父老乡亲早已不在人世。一打听,已历时两代,从此就有了“烂柯”的典故。不知此处怎么也有一座烂柯亭?花导似乎猜出了我的心思,“传说中王质遇仙的那个烂柯亭确实是在石室山,不过此‘烂柯’非彼‘烂柯’,其中另有一段典故,和‘七劫道’也大有关系。”“七劫道?”这下,任凭我如何追问,花导只是笑而不答。
车行一昼夜,棋盘山的倩影终于出现在地平线上,那绵延的青峰黛峦似乎远远就已在招呼着我们了。弃车步行,循着袅袅炊烟,我们来到山麓下一间粉墙黛瓦的小院,这便是我们今晚的下榻处了。时鲜的山菜,家养的土鸡,还有饱饮相传为吕洞宾的遗失的酒壶化成的仙人泉而肥的鲜鱼,都成了桌上的美味,让我们大快朵颐。
次日清晨,天色方曙,一行人早已备齐行装,在花导的带领下,迤逦入山。行数百步,忽见一石碑矗立道旁。近前察看,碑约一人多高,上刻“求真自足下始”数个大字,铁画银钩,遒然有劲,只是年深日久,作者、年代已轶。原来,越过这座“求真”碑,我们就将进入昨天花导提到的“七劫道”,而棋盘山的正真探索也就由此开始。七劫道崎岖绵延,依次经过棋盘山上的七座山峰,最后通向棋盘山的制高点―仙人顶,也就是传说中铁拐李和纯阳子的对弈处。“直到现在,仍常有过往的云游散仙到此,忍不住按下云头,一睹二仙残局的精妙。”花导说得煞有其事,令人不胜神往。
“七劫道,求真碑。”我喃喃自语。两者之间似乎有着更深的联系,求真便需历经劫数,而历尽劫难之后求得的方为真知。在嘉农度过的日子里,我又何尝不是夙兴夜寐,呕尽心血,尽管到头来功败垂成,不过,既然有所学有所悟,未曾虚掷光阴,也算是不枉了。
七劫道和顶上的烂柯亭还别有一番渊源,不知那又是一段如何动人的故事了。我极目远眺,但见峰峦叠翠,绵延不知尽处。展开旅游地图,仔细辨来,确有七座山峰,势如环抱,最高峰即为仙人峰,位于中央,而烂柯亭正在此峰之巅。
转过一道弯,一道峭壁陡然压面而来,郁郁森森,拔地千丈,下不见底,使人魂悸魄动。正惊疑间,花导赶了上来,“这道悬崖名叫铁拐崖,是主峰的一处奇观。传说是铁拐李在对弈中下了一着臭棋,懊恼不已,一怒之下以拐击山,削出了这片悬崖。”
我暗自思忖,仙人顶是七劫道上最后一峰,不过看来也并非遥不可及,登山之径想必在山的另一面,只要有路可通,也就是多费几个小时而已,不会太困难,何以花导介绍说要尽数日之力方能登顶呢?
一行人继续拾级而上。第一座山峰并不算太高,大约刚过十点,我们便攀上了峰顶。峰顶有个小小的观景台,登高凭眺,诸峰历历在望,仿佛触手可及。大伙信心倍增,发愿一股作气攻克仙人顶,于是,稍事休息,我们便再次“开拔”了。
谁知,上山容易下山难,下坡的石阶比上山的更陡,且湿滑难行,须一步一停。不但上了些年纪的游客举步维艰,就连生龙活虎的少年们也不得不放慢了脚步。更可恨的是,入目除了树木还是树木,郁郁葱葱,遮天蔽日,只是偶尔透过叶间漏下几缕阳光。行程变得十分乏味,下坡的台阶也显得漫无止境,直到下午四点多,我们才总算到达了谷底。
原来棋盘山各峰之间,往往夹有一谷,谷底地势较平坦,有一两家小客店供疲惫的游客歇脚。跋涉了一整天,才翻过了一个山头,原本准备当天登顶的雄心壮志被证明不过是好高鹜远。我一声不吭,泡了个热水澡纾解疲劳。一安顿到床上,顿时发觉双腿酸痛无比。这才明白七劫道得名非虚,花导诚不我欺。
第二天一早,到得山口,抬头一望,我不由得大吃一惊。在第一峰峰顶眺望时看上去并不起眼的山峰,现在望来竟然高耸入云。这想必是因为第一、二峰之间的山谷地势极低的缘故,无怪乎昨天下山之路如此漫长。
此峰云缭雾绕,相去数十步即踪影难辨,偶有一阵山风掠过,狰狞怪石又忽而突现眼前,把人惊出一身冷汗。较诸第一峰之风和日丽,鸟语花香,仿佛两个世界。
山峰虽高,进程却出乎意料的快,只用了两个多小时,我们就一鼓作气地登上第二峰的峰顶。峰顶已拔出云雾之上,来路虽俱湮没于一片白茫茫之中,棋盘七峰却又依稀可见了。出乎意料,昨天明明近在眼前的仙人顶忽然飘逝开去,又有流云半遮,远远望去仿佛罗扇掩面,风姿绰约之美人,朦胧间另有一番风情。若非花导指点,真让人难以相信这便是昨日铁拐崖所见的同一座山峰。前人有“横看成岭侧成峰”之名句,今日始信。
在谷底用过简单的午饭后,我们便又跋涉在第三峰上了。不知为什么,这里的山坡上多是些小灌木。没有了高大的乔木遮阴,春日午后的艳阳让行程变得格外艰难。可当我们汗如雨下、气喘如牛地攀上峰顶时,却惊喜地发现对面青翠的山峰上,一道瀑布飞流而下,水急而凝,下百丈而不散,似倒悬于崖的的银链,映日生辉。谷底一阵山风吹过,即散如珠玉,折射出如彩虹般的光晕,美仑美奂。
真没想到连登三峰,仙人顶都以不同的秀色示人,而若非沿着七劫道攀行,又决难领略到这变化万千的山色。虽辛苦,但值得。我更加期待七劫道上接下来的美景。
等挨到谷底的投宿点,已是日落时分。我倒在床上,身体虽然疲惫,脑筋却不肯休息。反复地琢磨着这个“劫”字,近半年来的经历一幕幕的回到了眼前:资金亮起红灯,淡黄色的名片,寻找成功的定义,水龙头的启示,蚂蚁系统,隐藏的捷径,丰田真经,嘉农也在一步步的攀登,就像我沿着七劫道登山一样-翻过一座山就是完成一个项目,解决一个问题。初看并不困难的问题,往往结果十分复杂;而看似艰难的任务,只要脚踏实地的着手去做,却会获得意想不到的成果。同样重要的是,要保持获得的成绩常比取得更需要耐心和毅力,好似下山比上山需要更多的努力一般。在如此的起起伏伏中所品尝到的喜悦、满足将远胜于走平坦的大路-如果世上真有平坦大路的话。
接下来的两天中,七劫道引领着我一步步接近仙人顶,山路愈行愈窄,愈窄愈陡,同行者也越来越少。然而一路看去,诸峰忽远忽近,忽而郁郁葱葱,忽而山石峥嵘,忽而宽扁如扇,忽而又狭长似剑,风景较前更胜。
已经不记得是如何走完最后一段石阶的,只知道第一百零一次抬头仰望时,烂柯亭终于出现在了眼前。烂柯亭建在一座石台上,登亭之后,棋盘山的美景终于尽收眼底了。
“你看像不像一条龙?”经花导指点,我果然发觉其余六峰的山脊在蜿蜒起伏,宛然神似一条伏卧的虬龙。这是唯有站在仙人顶的制高点上,才能目睹的奇景。不过,仔细分辨之下,我尚有不足之感,“好像缺了个龙首……”
花导得意地摇头晃脑,“不识龙首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原来如此,仙人顶高耸入云,构成潜龙昂首欲起之势,正是绝妙无比。
“此亭原是应景而名,称为‘龙隐’,因为一个的明朝典故,才更名作‘烂柯’。”花导续道。看来他要揭晓关于此烂柯亭的谜底了,“大家都知道,晋代樵夫王质烂柯亭遇棋仙的故事在后世流传甚广,却不知明朝时,另有一少年,酷好弈棋以致废寝忘食,却难臻一流高手之境界。一日,他偶得前朝所遗之烂柯谱,局中步步玄机,着着巧妙。但古谱残缺,不能尽窥其奥妙。怅怅之余,他决定遍访名山,寻找仙人的遗迹。谁知此一去就杳无音讯。十年之后,忽有白袍棋士独闯京城,一人尽败当时五大国手,此后三十多年,纵横天下,更无敌手,号为棋圣。后来有人识得,那个白袍棋士就是当时入山求仙的少年。”
“那个少年是见到棋仙了吧?”其他两个登上烂柯亭的游客也围了过来。
“当时,很多人也这么猜测,不过,后来据那白袍棋士自述,事实并非如此。他少年时遍访名山大川,一边以棋会友,多求历练,一边寻访传说中的烂柯遗迹。数年时间转瞬即逝,他却始终没能如愿。一日,他闻得此处棋盘山上曾有仙人对弈,以为便是烂柯局的出处,遂只身来此,历尽艰难,翻过七座山峰,到达绝顶。然而,仙踪依然难觅。失望之下,他痛定思痛,彻悟求道不能假手他人。此后,他在山中结庐而居,精研棋道,更由此山中景观的变化悟出围棋中的至理,遂成一代大师。他扬名天下后,还曾重游故地,并在山口立下了我们所看到的求真碑,以示后世求道之不易。”
“他从这里领悟到的到底是什么道理呢?”
“他并没有说,以致后世为此争论不已。不过,明朝的棋风讲究每子必争,步步为营,而此位高手却别树一格,得子弃子均不拘小节,只重大局得失。后人纪念这位大师的成就,将‘龙隐亭’更名为‘烂柯亭’,并以‘七劫道’命名他所走过的路……”
“只重大局得失”,我心中一动,再也听不到花导在讲些什么,倚栏远眺,重新细细观赏远处云雾中若隐若现山峦,心潮澎湃不已。七劫尽,烂柯现,嘉农也已尽经七劫,却不知何时才是潜龙出渊,升腾于青云之际?
思谋网 - 分享供应链管理人的才思与谋略。
沙发#
作者:scmnews 发布于:2014-10-18 14:54
.2  未尽的棋局

“……你得道成仙了没有,几时白日飞升呀?”我陷入沉思时常常对周围的事物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从前亦芸就有好几次这样不耐烦地把我唤醒。此地山温水软,女孩子说起话来怎也如此厉害,白袍棋士选择此山作隐居之所,彼时当地人物定然不同于今世,咳,吾生也晚矣……我懒懒地把目光投向那村姑,咦,居然长得也像亦芸,我吃惊不小,上下打量着她,一时没顾得上答话。那村姑却又插着腰凶巴巴地开口了,“你以为自己躲在山里,关掉手机就算隐居了?我只不过打了个电话到你家,还不就轻轻松松的找到你的下落。喂,我跟你说话呢,你到底有没有听到?别光瞪着我呀。”天哪,这正是如假包换的沈亦芸本人!她不是和志伟一起去北京了吗?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我心中暗暗叫苦,亦芸真急了,居然在山顶上训起我来,几位游客已开始回头向这边张望,看见上演一对青年男女吵嘴,都挂着会意的微笑准备观赏。我倒是理解她的心情――她孤身一人远道辛辛苦苦赶来找我,想必前前后后已叫了我许多声,事出意外,偏偏我又没听到,这会儿她多半还以为我在顾意妆疯卖傻呢。我灵机一动,亦芸向来公私分明,且看是否能以“公事”来化解“私怨”,“我正在想这山势和经营嘉农之间的联系呢,你看,嘉农先后攻克了七道难关,这山里就有七劫道。现在我们是登上了山中的仙人顶,你就不想让嘉农也攀上一个企业经营的高峰吗?”
“七劫道?那是什么?”亦芸果然中计,一下就忘了生气。
“你是一个人来的,没有导游介绍,也难怪……”我为了进一步引开她的注意力,绘声绘色地从头把几天来听到的典故现炒现卖,最后,连棋盘山得名的由来都扯上了。
亦芸的表情渐渐松弛下来,露出了浅浅的微笑,我刚刚放下心来。可当听到双仙弃残局而去时,她忽然看着我的眼睛,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铁拐李和吕洞宾以后有没有再回来过?”
“回来?他们为什么要回来?”我隐隐觉得她在借题发挥。
“因为鲲鹏集团董事会决定保留在嘉农的投资,并且准备在今后半年内追加一千万投资!”一瞬间,亦芸注视着我的目光变得格外明亮,灿烂的笑容绽放在她的脸上。
“真的吗?……太棒了!”神仙之说究属渺茫,这大概已是仙人顶上最最奇妙的一幕了。我与亦芸四手相握,喉头不禁哽住了。
原来,那天亦芸告诉我投资回报率过低后,原本打算接着跟我商量应对之策,孰料我竟丧失斗志,准备放弃。她从我办公室离开后,遇上前来跟我同进午餐的志伟,立即和他通了气。他俩一致认为当时与其花工夫做我的思想工作,不如抓紧最后几天宝贵的时间尽全力周旋一番。因此,志伟饭都没来得及和我一起吃,便同亦芸一起赶去与他父亲会合,然后又在他父亲的指点下,趁董事会召开之前去北京见到了正在那里度假的董事长。鲲鹏的董事长听罢他俩详述嘉农的成长经历,表示嘉农能够在整个行业不景气的压力下,推陈出新,放手一搏,已经是业界的一个奇迹,更何况事迹还上了美国的权威物流杂志――感谢唐纳森教授把我提供给他的嘉农的案例用在了他最新的论文里。同时,网络超市是未来的一个发展方向,9.5%的投资回报率在市场启动阶段也不能算差了,鲲鹏不能因为集团暂时的些微利,而放弃这个巨大的商机,鲲鹏的目标是做世界一流的投资公司,要做到这一点,就不能仅仅着眼于当前利益,而是要把目光放得长远一点。
因此,鲲鹏非但不会出售嘉农,还要给嘉农以充分的财力支持,让我们能真正大展宏图。志伟和亦芸漂亮的赢得了关键一仗,却又接到小章的电话,得知我居然同时在上海召开了一个“告别会议”,然后一走了之。于是,他们兵分两路,志伟立即回上海再召开一个“解释会议”,收拾局面;亦芸则负责把我给找回去商议下一步的市场计划书。
商业在走向供应链和供应链的竞争,随着IT技术的飞速发展以及供需关系之间的环环相扣,不同行业类型的企业已经不得不走向合作的边缘,今后,可能不会存在企业和企业的竞争了,剩下的只可能是不同集团联盟间的比拼,或者应该叫做企业链和企业链的竞争。
追求成功的道路没到尽头,这局棋还远没有下完。想到此处,我笑着问亦芸:“你看下一步我们该怎么走?”
思谋网 - 分享供应链管理人的才思与谋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