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背水一战 – 《三月之限:供应链的力量》

第五章 Mission Impossible – 背水一战

5.1 憧憬

冬日午后温暖的阳光洒在身上,浓浓的卡布季诺咖啡的馨香随着小银勺的搅拌慢慢的飘溢了出来,收音机里轻声播放着悠扬的蓝调音乐,沉浸其中,即便没有酒,我也已有了三分醇然的醉意。这家全球连锁的法式面包店就在办公室大楼的对面,沿街摆上几张小圆桌,再加几把铁椅,便成了露天的咖啡座--在冬季为数不多的阳光明媚的日子里,叫上一杯芳香的咖啡,一个新鲜的法国风味的三明治,在这里悠闲的消磨上半个小时,确是这个忙碌的都市里所能得到的一种极大的享受了。

我让身体尽可能舒适的靠在椅子上,充分享受这难得的惬意,闲适。最近几个月来,即使是这样片刻的放松对我也成了一种奢侈。唐纳森离开后,我们立即着手实施他教授的优化送货路线的办法。张严和冯维两个人花了几天功夫,对着电脑中的上海地图反复研究唐纳森所说的那条隐藏的捷径,终于设计出了一套的程序来应付每天送货任务的调度。一个多月过去了,所有的时间和努力都被证明没有白费,在新系统的规划下,我们的配送运输能力比原先整整提高了一倍有余,“隐藏的捷径”名至实归。只是少了张严三日两头来要钱要车发牢骚,我倒觉得办公室里有点清静得让人不习惯了。

公司的其他方面也是一帆风顺,连续性存货控制和ABC分类法的效果渐渐的显现出来,客户服务部收到的缺货投诉和财务报表上的过期商品损失与三个月前相比已经直线下降;蚂蚁系统的实施则保证了仓库的订单处理速度能够跟上日益增加的订单。从采购、储存到销售,商品在嘉农的物流链上畅行无阻,公司的利润也随之节节攀升。随着三个月的限期慢慢逼近,扭亏为盈这个本来遥不可及的目标已是近在咫尺,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真的相信我们可以创造一个奇迹。

我喝了一口还热得发烫的咖啡,一线暖意随之弥漫到全身。环顾四周,街角的花坛上的尚且残留了些未化的积雪。莹白的残雪映着灿烂的阳光,竟透出淡淡的五色光芒,引人遐思。前一阵接连数日都是寒风冷雨,昨天更纷纷扬扬的飘起了难得一见的雪花,到得今晨,终于雪过天晴,非但积日的阴霾一扫而空,连都市中原本污浊的空气似乎也让那场雪给涤荡一净,变得格外的清新。

此刻,我的心情也似眼前的雪后初霁的天空一般明朗。虽然最后结果要到今天才能出来,亦芸早已向我透了口风,这三个月的财务指标应该非常不错。明天,按照约定我要向投资方鲲鹏集团的董事们,其中一位也就是志伟的父亲,汇报业务。虽然有把握交出一份令人满意的成绩单,但是有备无患,我还是特意约了亦芸和志伟在这里再进行一次商谈,一是为了掌握准确的财务数据,二来也是一起讨论一下如何应答董事们可能感兴趣的其他问题。

约定的时间是一点半,现在才刚过一点,乘这段时间我正好一个人整理一下思路,这次过关之后也好打算嘉农下一步的计划。我从餐桌上随手拈过一张纸巾,在上面草草画了几个箭头:

进货­­ → 仓储→ 分检→ 配送→ 客户

这正是我最近领悟到的物流链,而三个月来嘉农发生的一切改变,从发现水龙头定律到运用ABC分类法,从模仿蚂蚁系统到寻找隐藏的捷径,都是围绕着这条链所发生的故事。在此之前,虽然也曾有过些模模糊糊的概念,但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看清楚过企业内各种业务之间的紧密联系。物流链的任何一环出了问题,都会牵一发而动全身,影响整个公司的运作。在解决各种问题的过程中,我对唐纳森所传授的两个原则-大局观和联系性-的理解也是越来越深刻,看来今后以大局观和联系性为笔墨,在这条物流链上还大有文章可做。想到此处,我不禁踌躇满志。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嘉农经过这番风波,在内部经营管理上痛下了一番苦功,或许可以因此而创出一番崭新的局面也未可知。

不过直到现在为止,我们总是在扮演救火队员的角色,一旦某个环节出了问题,才手忙脚乱的仓促应战,这样即便获胜,战果也自然大打折扣。一个好的指挥员应该运筹帷幄,寻找最佳的战机,主动出击,方能掌握战局,克敌制胜。而物流链正好比是作战地图,有了它,就能对全局了如指掌,而且研究得越仔细,越能把握作战机会……

“扬波,你倒是好悠闲啊!”

不知何时亦芸已经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一件白色的夹克配上牛仔裤,相当休闲的打扮。她坐到我对面,也要了一杯咖啡。

“志伟怎么还没来?”我看了看表,已经过了一点半了。

“刚才志伟打了个电话给我,说是临时有点事,不能来了。”

我心里暗自奇怪志伟怎么没有直接告诉我,不过,这事慢慢再说。“那么我们先讨论吧,你的报表做完了?结果怎么样?”

“结果是出来了,不过……”亦芸欲言还止。

“不会吧,没有到达我们的目标?差多少?”我不由地紧张了起来。因为漏算了一笔帐,开始粗略的估计不同于最后结果,盈利可以变作盈亏平衡甚至亏损,这在财务上并不罕见。只是不知道这个漏洞有多大,也许亦芸可以在费用的摊销上或者折旧上做点文章。只要还相差得不太远,还是有希望的。不过,可能已经没有时间了。一瞬间,我转了十七八个念头。

亦芸注视了我一会儿,突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哟,扬波,和你开玩笑的,你怎么当真了?”

“什么?开玩笑?”想不到亦芸在这当口如此淘气一把,我一时哭笑不得。不过看样子她也是心情很好,我不禁松了一口气,至少财务结果并不坏。

终于,亦芸收起笑容,打开她的笔记本电脑,给我详细的讲述了嘉农这三个月来的财务业绩。果然,销售稳定的增长,各项成本却有了大幅的缩减,最令人满意的是最末一行的利润,终于破天荒的第一次显示了怡人的绿色。亦芸指给我看投资回报率,竟然有2%,这已经高过我的预期了。现金流的状况也不错。三个关键指标都高奏凯歌,虽然还谈不上多么理想,不过和三个月前相比,已经是天差地别。在雄辩的数字面前,我想任谁都无法否认我们已创造了一个奇迹。我心中十分得意,已经开始想像明天如何在鲲鹏的董事们面前吹嘘嘉农的大逆转了。

亦芸说完了财务方面的事,末了冷静的提醒了我一句:“明天除了向董事局作财务上的报告之外,还要准备一个具有说服力的长远计划才行。”

“对,我正想和你商量呢!你有什么想法?”我喝了一口咖啡,抬起头注视着她。

“我最近一直在想你上次说的物流链的概念。不错,公司的所有活动都是围绕这条链展开的。我们只要沿着这条链,来个顺藤摸瓜,自然能发觉更多潜在的机会。”

好个“顺藤摸瓜”,正是英雄所见略同,我更来了精神,“不错,我也这样想,我们应该更主动地寻求改进,而不是坐等问题暴露后才来行动。‘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经营一个企业也是同样的道理。不过在摸这个瓜的时候,还要注意别碰坏了旁边其他的瓜,看清了整条藤位置、结构,才好下手。”我把唐纳森的两个原则运用到“顺藤摸瓜”的比喻上。

“道理好说,那么具体从哪些地方着手呢?”亦芸显然不好空谈。

“这个么,”我一时语塞,随口搪塞道,“还需集思广议。至少我们有了战略上的大方向。”

“我和黄豪经常通气,他倒是向我反映了些情况。”

“愿闻其详。”我听她说的煞有其事,马上谦虚的问。

“他说自从采取了新的存货控制法后,情况确实改善了不少,不过还是存在一些问题。比如说,客户的需求变化太大,有时前后两个月的供货量差着好几倍;还有的时候几个客户同时索要同一种货,而且量都特别大。这种情况下,我们手头上的库存根本满足不了需求-即使采取了新的连续订货方式,那一点安全存货也只是是杯水车薪而已,还没等补充的存货进仓,就已全线告急了,只能找厂商联系紧急进货。不过,这样的话,自然会增加一笔可观的费用。”

“黄豪怎么没和我提过呢?”我还是头一回听说有这事,不由得将信将疑。

“这样的情况一向存在,不过前些时缺货、过期等等的问题实在太多了,也顾不上这些。现在水落石出,渐渐的都暴露了出来。只是刚实现的新措施需要时间稳定,而且情况也不严重,谁愿意老是隔三岔五地来报告坏消息呀?”

我想想这也是人之常情,这几个月来黄豪已经被折腾得够呛了,哪里还会自找麻烦。

“这么说,我们的存货控制系统还需要再调整一下,也许是安全存货量的设置有欠妥当吧?”我思忖道。

“我觉得问题的根本不在于安全存货量的多少。如果需求如此变化不定的话,无论我们怎样设置安全存货量,都无法跟上它。连续性存货控制法只能在一定的范围内调节适应需求的变化,超出范围之外就无能为力了,所以治本还是要控制需求的变化。”

“控制需求的变化?”我觉得这是个天方夜谭,我又不是客户的总经理,哪里管得了客户的需求。不过,她的分析也不无道理,安全存货的调节作用确实有限,问题似乎陷入了僵局。

“我觉得这个问题需要从长计议,不过至少这是一个很好的改进的方向。过两天我们再一起讨论,一定会有办法解决的。”

我和亦芸继续滔滔不绝的谈论着,从存货控制到销售管理,从人才发展到企业文化建设,我们越谈越投机。真没想到我们拥有那么多相同的见解。

随着谈话的深入,嘉农的发展计划在我脑海中已慢慢的有了雏形,今晚再挑灯夜战,

精雕细琢一番,明天一定能交出一份有说服力的计划书。不知不觉中,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我的心里却越来越亮堂。

以上内容由 思谋资源组 发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引用本文:思谋网. 第5章 背水一战 – 《三月之限:供应链的力量》. http://www.scmor.com/view/1880.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