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13419回复:2

第3章 蚂蚁系统 - 《三月之限:供应链的力量》

楼主#
更多 作者:scmnews 发布于:2014-10-18 14:45
第3章 蚂蚁系统


3.1 黄豪的烦恼

初战告捷,大家都备受鼓舞,不失时机的庆功会越发让士气高涨,众人纷纷献计献策,才两天功夫,我的办公桌上就堆满了从各个部门来的建议书。光是研究这些方案,就忙得我不亦乐乎。我还经常拉上冯维、亦芸等人来凑成三个臭皮匠,一起商量讨论。大家的心思都一样,只要能挽救嘉农,就是再忙也甘之如饴。在众多的方案中,最受青睐的就要数吴进发起促销战役的提议。他在报告中分析道:“由于时近年末的密集假日,此时组织促销活动可谓一占天时;另外,公司开业至今已经积累了大量关于本地顾客的消费习惯和偏好的数据,有的放矢,可谓二占地利;再有,现在嘉农的员工干劲十足,可谓三占人和。如此,天时地利人和毕集,胜算十足。”吴进的报告不但数据分析的有理有据,计划的更是周密详尽,真不愧是嘉农里搞营销的第一骁将。
在实行了新的存货管理方法后,不但运营成本将大大降低,而且缺货现象也大幅减少,可谓弹药充足,正是大展拳脚拓展销售的好时机。如果这个促销战役能告捷的话,可以大大提高我们的销售额,甚至从而扭亏为盈也未可知。
兵法曰:“多算胜,少算不胜。”我召集了众人再三计议,大家都对这个方案一致看好赞不绝口。
“仓库可得要按时按量送货,不拖我的后腿才行。”倒是吴进还有一丝后顾之忧,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我们现在有了新的存货管理法作后盾,绝对没问题!”我自信的回答道。
有位哲人说过:“这个世界上唯一绝对的,就是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事情。”
五天后……
“扬总,营销部吴经理找了您一天了,说有急事。可你的手机老是打不通!”刚跨进门,秘书小章就立刻迎了上来。
一整天奔波在外,没机会给手机充电,自然不通。“知道了,我这就打电话给他。”
“扬总,您可总算回来了。”话筒里传来了吴进的声音,听上去十分焦急。
“吴进,你有急事找我?是关于促销活动的吧?进展得怎么样?”
“就是为这事情找您,一早就好几个客户抱怨订购的商品一直没有收到,直到现在投诉还在不断增加,这样下去……这样下去我们的促销没办法搞了!”我还没坐稳,吴进就像喷火的机关枪一样,在电话那头炸开了。
“什么?”我有些意外,“你有没有问过仓库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到底有没有准时把货品运出去?”
“我打了一上午的电话,一直没有人听。最后好不容易打通黄主任的手机了,他却只是推说很忙很忙,没空查这个,等忙完了再和我解释。我再追问,电话又断了。扬总,我现在可是成了热锅上的蚂蚁了。如果不能马上解决问题,我看这促销战役刚开打就要挂白旗了。”吴进看来一肚子牢骚。
“先不要急,也许哪里出了些意外?”
“意外?难道天天有意外么?从促销活动开始的第一天起,就有顾客抱怨送货不及时,现在更是变本加厉,根本连货都收不到了。我也实在是忍无可忍了。扬总,就是因为当初有了货源不会发生短缺的保证,我才放手大干的。现在可是关键时刻啊!”我心知肚明,吴进搬出我自己话来将了我一军。
“不管怎么样,你先稳住客户,告诉他们,货一定会马上送到。对于延期的损失,嘉农会照约定标准做出补偿。”我只能暂时顾左右而言它,“至于仓库的那边,我马上去查一下。”
费了好一番口舌,终于安抚了吴进。开了一天的会,再经过如此一番折腾,我身心俱疲。但救急如救火,于是我人不卸甲,马不解鞍,直奔配送中心。
仓库的办公室里果然是大唱空城计,只有一个调度员在那里留守,他告诉我,其他人都在仓库里。于是,我用对讲机呼叫黄豪,请他马上到办公室来一下。几分钟后,卷着袖管、满脸是汗的黄豪出现在我面前。
“扬总,您怎么又来了?”
“能不来么?”我打量着他,问道,“你这副模样是怎么回事?”
“也没什么,因为实在不够人手,我就发动所有办公人员连我自己一起下仓库去帮忙。您找我有什么事吗?”说完,黄豪一边用手抹汗,一边大口大口地喝水。
“我刚刚听说,有些客户订的货一直没有收到。难道又发生缺货了吗?”
“没有啊!我们的货源很充足。没有发生任何缺货的情况。”黄豪答道。
“老黄,你怎么又扯我们的后腿?”说话间,一人推门而入。不用看,一定是志伟。真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看样子他也得到了坏消息。
“扬波,你怎么也在啊?”志伟有点意外。
“彼此彼此,是不是吴进也对你叹苦经了?”我苦笑道。
“就是,就是。”志伟把头转向黄豪,“到底哪里出了问题?为什么客户没有收到货?”
“这个……” 又是董事长、总经理一起兴师问罪,黄豪有点慌张。“主要是拣货的的速度跟不上,这两天的订单量太大了。”
“拣货?什么拣货?”志伟显然有些急躁。
“拣货就是我们接到订单后,按照每张订单上开列的种类数量,到货架上拣取相应的货物。这是送货前一个必不可少的程序。”为了缓和气氛,我用平常的语调向志伟粗略的解释了一番。
“那不是很简单么?人不够,你再多招几个不就行了?”志伟不以为然。
“真的是人手不够?”我却认为事情没这样简单。记得当初作过分析,现有的人手应该是绰绰有余的。
“其实也不只是缺人那么简单,有的时候够,有的时候又不够;有些地方够,有些地方不够。”黄豪说。
“老黄,你在说绕口令啊!什么又是够又是不够的。”志伟摸不着个头绪,越发着急了。
黄豪解释了半天,我们依然不知所云。
“这样吧,你们跟我去仓库看看就知道了。”黄豪终于想到了一条出路。
拣货区在仓库的东端,紧靠着装货口,所有的订单都会在拣货区(如图3-1所示)完成分拣、配货,然后就可以由装货区发送了。十多个工人推着小货车,在这里穿梭往返。

图3.1 仓库平面图
“你们看,这里的拣货区分为食品区、饮料区、日用品区、电器区和礼品区,每个区有固定的员工负责该区商品的分拣。每张客户订单会依次经过各个区进行拣货,当订单经过最后一个区―礼品区后,商品的分拣就完成了。”黄豪边走边说。
“这就是你推行的分区拣货法吧,效果怎么样呢?我还记得上次你有写过一份提议用分区拣货的报告。”我想起了半年前的事。
“不错,比起以前的单人拣货法,拣货的效率是有一定的改进。”
“等一等,什么分区拣货法,单人拣货法,我都听糊涂了。”志伟忍不住插话道。
“单人拣货法和分区拣货法是两种不同的拣货方法。所谓单人拣货法,就是一张订单上所有商品的分拣都由一名拣货员完成,不管商品的种类数量多少,这个拣货员会依次经过整个拣货区进行拣货。黄豪接手以前,这里用的就是单人拣货法。”对于这两种方法,我还是颇为熟悉的,“而黄豪提出的分区拣货法,就像我们现在看到的一样,把整个拣货区分成几个区,不同的分区之间有订单交接点,拣货员们分属不同的区域,并且只负责本区内的商品的分拣。”
“恩……”志伟似懂非懂的点着头。
“我们目前采用的是分区拣货法。每张订单都从食品区开始,而食品区的拣货员只负责分拣订单上所有的食品项目。当他完成所有食品的分拣后,就把订单交到食品区和饮料区之间的交接点,而饮料区的拣货员则会从交接点这里取得订单,继续进行订单上饮料的拣货。以此类推,订单依次经过日用品区、电器区和礼品区,最后到达装货区的时候,所有的商品的分拣也就完成了。”
“因为单人拣货法要求单个拣货员完成所有商品的分拣;而分区拣货法中,每个拣货员只要完成自己分区商品的分拣就行了。相比较而言,由于所负责的范围较小,拣货员更容易熟悉自己分区商品的分布,因此分区拣货法的效率会比单人拣货法高。”说起自己建议和实施的方案,黄豪也是津津乐道。
“有道理,有道理!”志伟恍然大悟。
说话间,我们正走到了食品区。只见三个拣货员聚集在一排货架前,麻利的配着货。可是,拣货小车前进的速度却慢得像蜗牛爬。
黄豪苦着脸说:“今天订单里的食品需求量很大,刚才扬总找我的时候,我正在这里帮忙。瞧!还有那么多订单积压在那里呢。”果然,食品区前面的小桌上堆积着厚厚的订单。
走过两排货架,就是饮料区,这里却是另一番光景。
三个拣货员正闲坐着聊天,拣货车里空空如也,交接点上一张订单也没有。看到我们走了过来,便有人嚷嚷着向黄豪抱怨起来:“黄经理,前面食品区的拣货速度也太慢了!连我们的工作效率都受影响。”
“老黄,你不是说人手不够吗?他们不是闲着么?”我皱着眉头问。
“他们是饮料组的。如果订单上的饮料需求不多,他们就会暂时比较空闲。”
“既然他们暂时空闲,为什么不多调些人手去食品组,少安排些人在饮料组?”
“我也是不是没试过,但是有时候,订单包括的饮料商品多,而食品少,这样一来,你们很可能就会看到食品组优哉优哉,而饮料组却忙得焦头烂额了。我总不能老把人调来调去的吧?因为我们无法预测下一张订单究竟是哪个组的商品比较多,所以人手很难调配。”黄豪滔滔不绝的叹起苦经,“其实不光是食品区和饮料区,其它的分区也存在同样的情况。由于每张订单上所包括各类商品的比重不一样,造成不同分区的工作量分配变化很大。我们很难根据时刻变化的工作量来在各个分区之间进行调度。因为为每个拣货区的人员配备制定预算的时候考虑了这一因素,特意比计算所得多加了一点富余,前一阵子订单量不高的时候,问题还不是太严重。最近我们搞促销,每天订单数量增加很多,这个问题顿时就变得棘手了。不仅各组拣货员们已经开足马力,加班加点,连办公室的存货管理员都披挂上阵了,还是不能保证每张订单都能按时发出。”
“今天还有几张订单要完成啊?”想起食品区前面那厚厚的一叠订货单,我不禁有点焦急。
“今天从一大早开始忙,到现在也只出了150多张订单。扬总,拣货员们已经很努力了。可是由于正在搞促销,订单比平时多了一倍有余,估计今天还有三、四十张要赶。现在已经快临近下班时间了,天天安排大伙加班也不是个办法,工人们已经开始抱怨了。要是常此以往,我真不知道该如何应付了!”黄豪说了半天,却归结于无法解决。
我心里更烦了,“黄豪,当初你的分区拣货法建议书里可没提到过这档子麻烦!”
“是啊,”黄豪一脸尴尬,“我以前的公司也是用分区拣货法的,并没有遇上这个问题。我没想到我们的订单上各类商品的需求变化这么大,真是没想到啊!疏忽了,疏忽了。”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看他如此自责,再想想他连日来的辛苦,我转而安慰他,“当时的建议也是我最后审核的,责任也有我一份。”
“那我们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志伟这次抓住了关键。
“这次促销活动对于嘉农很重要,如果由于不能及时出货而导致嘉农原本不错的声誉受到损害,那么我们在限期内扭亏为盈的目标就不可能实现了。目前,只能先辛苦你们了,哪怕加班加点,也要保证今天的订单全部完成。”我用力拍了拍黄豪的肩膀。
“可是……”黄豪嗫嚅着,似乎还想说些什么。
他就是不说我也已心知肚明,“你放心,我知道这不是长久之计,我会尽快解决这个问题的。大家集思广议,合众人之力,肯定会有好办法的。”
思谋网 - 分享供应链管理人的才思与谋略。
沙发#
作者:scmnews 发布于:2014-10-18 14:45
3.2龙龙的发现
  

办公桌上的订单已经堆积成了一座小土包,我拼命的大吼,催促着大家加快拣货的速度,可是订单却越来越多,小土包很快的长成了大山,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整个仓库开始剧烈的震动……
“舅舅、舅舅!”
我挣扎着睁开眼睛,眼前是一张红扑扑的小脸,上面嵌着一双又黑又亮的大眼睛。
“大懒虫舅舅,快起来呀,你答应好带我去公园的!”
原来是场恶梦,我长出了一口气,这才发现小外甥龙龙竟然整个人爬到了我身上,难怪我连做梦都透不过气来,我真想伸手拧一把这个小淘气。说起我的这个小外甥龙龙,他今年才五岁,虽然顽皮,却很聪明,两只大眼睛老是滴溜滴溜地转,尽想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我挺喜欢他,或许是因为觉得他像我小时候一样“不安分”。小家伙也特别喜欢我,周末经常和表姐一起到我家来,缠着我到处带他出去玩。上次我随口说过要带他去公园玩,没想到他记得这么牢。
“舅舅,舅舅!”龙龙用他的小胖手拼命的摇我,“你可不能说话不算数哦!”
“小波,快起床!龙龙一大早就拉着他妈妈过来了,你这个做舅舅的总不能对外甥言而无信吧。”不知何时,母亲也站在了门口。
“好了,好了,输给你了。”我无奈的抱起龙龙,翻身起床,离开温暖的被窝。唉!别了,好不容易等来的周日的懒觉。
龙龙高兴得又是拍手,又是唱歌。我暗自叫苦,本来打算今天在家研究一下仓库拣货的改进方案,看来是要泡汤了。
小家伙一到公园更是精神十足,又是跑,又是跳,还不时在草地上打个滚,似乎天地之间都是他的游乐场。他朗朗的笑声,让我也分享了童年的无忧无虑。
玩累了,龙龙一边吃着我给他买的冰淇淋,一边从小书包里抽出一本色彩鲜艳的新版《十万个为什么》,缠着我给他讲故事。
还记得我小时侯,也最爱看爸爸给我买的《十万个为什么》,虽然书的纸质和印刷质量远不如现在,可是当时的我仍读得津津有味,巴不得把吃饭、睡觉的时间都拿来读这本书。
我顺手翻到一页,说道:“好吧,今天舅舅就给你讲蚂蚁搬家的故事。蚂蚁是世界上体积最小的动物之一,但却也是最大力和最有效率的动物之一……”我照着书,开始给龙龙讲“蚂蚁搬家”的故事。刚才还上窜下跳的龙龙这时聚精会神地听着,时不时还冒出个把新奇的问题。
“舅舅,蚂蚁为什么可以搬得动比它身体重的东西,而我们却不可以?”
“这是为了生存,蚂蚁的身体构造慢慢进化,使得它们可以搬得动一些比它们自己身体重许多倍的东西……”要把进化论的知识深入浅出的告诉龙龙,真还不容易。
“舅舅,蚂蚁搬家的时候会和其他的蚂蚁说话吗?”
“蚂蚁不会说话,但是它们有它们自己的联络方式。蚂蚁的触角会发射出一种特殊的讯号,当两只蚂蚁碰头的时候,它们就通过触角发射的讯号了解对方想说什么,就像我们人说话一样。”这个也难不倒我。
“舅舅,如果我也有触角,是不是我也可以和蚂蚁说话啊?”小外甥越问越起劲。
“小傻瓜,你又不是蚂蚁,你也没有触角啊!”龙龙的问题逗得我哈哈大笑。
“舅舅,那蚂蚁搬家的时候有没有指挥官啊?不然,它们怎么知道怎么搬家啊。就像我们上次幼儿园搬家的时候,老师就是我们的指挥官。”
“这……书上没有说嘛。”我有些招架不住了。
“舅舅,书上没说,你一定知道。你是舅舅,说嘛……”小外甥不停的摇着我的胳膊,不肯罢休。
“好好好,”我灵机一动,“舅舅带你去看蚂蚁是怎么搬家的,我们一边看,我一边告诉你,好吗?”
“好哦,看蚂蚁搬家喽!”龙龙手舞足蹈,一跃而起。
公园的长凳下是花岗岩铺成的地面,花岗岩石块之间常常会有些裂缝,不知哪位游客在地上留下了些零零碎碎的面包屑。凭我小时侯的经验,这样的地方很可能有蚂蚁出没。于是,我和龙龙一大一小两个人就趴在地上开始找寻蚂蚁的踪迹。
“扬波,这么好兴致啊!”正当我们聚精会神埋头苦寻的时候,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我转过头一望,原来是亦芸。真是巧了,怎么今天她也正好来这个公园。与平时的盘发不同,亦芸披散着一头乌黑的长发,身着米白色的棒针衫,配上一条粗布的天蓝色牛仔裤,简单但不失美丽,看上去比平时更多了几分温柔气质。我突然意识到自己这个总经理还正趴在地上,实在有点狼狈,连忙站起身来。
“是啊,我的小外甥今天来我家作客,吵着要来公园。所以我这个做舅舅的就义不容辞了。龙龙,快叫阿姨。”
“姐姐好!”龙龙甜甜地叫了一声,还自作主张地替亦芸减了十几岁,这么小就会讨女孩子喜欢,真让我难以置信。
“龙龙好。”亦芸一下子被逗乐了,“扬波,看不出你这么喜欢小孩。对了,你们趴在地上干嘛呢?”
“我们在地上找蚂蚁。”龙龙抢着说道。
“啊?”亦芸一愣,随后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来,显然是没有想到平时一本正经的我居然会和孩子一起趴在地上找蚂蚁,老大不小了居然还童心未泯。
我不无尴尬地笑道,“我正在给他讲蚂蚁搬家的故事,百闻不如一见,我就带他实地观察蚂蚁了。别忘了,实践出真知哦!” 
“是,是,你这个CEO总是一套一套的。”亦芸总算没有穷追猛打。
“姐姐,你帮我们一起找蚂蚁好吗?”龙龙满怀希望地问。
“好啊,我也很想看看蚂蚁是怎么搬家的。”亦芸刚刚还在笑我,现在居然自己也加入了我们的蚂蚁探索队,看来她和龙龙真是挺投缘的。
等了许久,依然没有蚂蚁的踪迹。龙龙有些不耐烦了,“舅舅,怎么还没看到啊?这里到底有没有蚂蚁啊?”
“龙龙,要耐心点,蚂蚁很快就出来了。”嘴里虽然那么说,其实我也有点泄气。平时哪儿看不到蚂蚁,可真要找它们时,却都躲得无影无踪。
“龙龙,我们再等等看。”亦芸也安慰他。
没过多久,龙龙突然兴奋地大叫:“快看,蚂蚁出来了!”
我和亦芸连忙凑了过去,“在哪里啊?”
“你们快看,就在那堆面包屑旁边。”龙龙自豪的指着长凳下的一小堆面包屑说,“是我发现的。”
果然,起先只有几只,慢慢的越来越多,聚成了一群。
龙龙非常兴奋,歪着脑袋左看右看,还问:“蚂蚁在干什么呢?”
“嘘!小声点,别惊动了蚂蚁,它们正忙着找东西吃呢。”亦芸煞有其事地逗龙龙。
这群蚂蚁渐渐地排成了一条线。“一,二,三,四……十五,十七……三十……”龙龙伸长手臂,遥为指点,嘴里滔滔不绝乱七八糟地数着蚂蚁。只见第一只蚂蚁驮着一粒面包屑,向第二只蚂蚁爬去,而同时第二只蚂蚁也朝着第一只蚂蚁爬去,这两只蚂蚁相向而行,越爬越近,直到两只蚂蚁碰头。此时,第一只蚂蚁把背上的面包屑放下后马上转身返回去原地准备搬运下一粒面包屑。而与此同时,第二只蚂蚁则举起地上的那粒面包屑立刻向后转,又朝第三只蚂蚁爬去,同时第三只蚂蚁也朝着第二只蚂蚁爬去,直到两只蚂蚁碰到,那粒面包屑便又从第二只蚂蚁转移到了第三只蚂蚁身上。然后,第二只蚂蚁又转身向第一只蚂蚁爬去,直到再次碰到第一只蚂蚁,接手第二粒面包屑;而第三只蚂蚁则向第四只蚂蚁爬去,进行面包屑的移交……这样循环往复,忙得不亦乐乎。
龙龙看得有趣,也不数蚂蚁了,口中念念有词,“蚂蚁真厉害,蚂蚁真能干!”
不错,这次他说对了,蚂蚁真的很厉害。尽管没有任何指挥官,每只蚂蚁都勤勤恳恳、尽职尽力地工作,虽忙碌,却井井有条、配合默契,发挥着团队工作的效率。要是我们仓库的拣货作业也能象蚂蚁搬东西那样高效该多好啊!
对呀,为什么不可以呢?
我心中猛的一动,暗自把蚂蚁搬东西和我们的拣货做业作起了比较。首先,蚂蚁和拣货员都是进行某项工作的资源,这并无不同。其次,蚂蚁们一字长蛇阵摆开,而拣货员的排列虽然不是一条直线,但是按照各个分区的先后次序,必须依次进行拣货,本质上也可看作是直线形的作业。再次,蚂蚁是在搬运的是食物,而拣货员是从货架上拿货,从表面看来似乎缺乏可比性,不过换个角度思考,我们的整个拣货工作也可以看成是拿着订单、推着拣货小车、沿着拣货路线,遍历所有的拣货区的货架的过程。当小车经过了所有的货架,一张订单的拣货工作也就完成了。也就是说,可以把我们的订单和拣货小车看成是蚂蚁搬运的食物。这样看来,拣货是和蚂蚁搬东西相当类似的一个流程,我对自己的发现几乎有些得意。
“扬波,你发什么愣呢?”亦芸推了推我。
“……舅舅,舅舅!蚂蚁们都快走了!”我回过神来,只见龙龙因怕我错过蚂蚁的精彩“表演”,显然已嚷嚷着提醒了我半天了。
我拍了拍他的头,再仔细观察那些蚂蚁,它们已经差不多把那堆面包屑搬完了一半,速度之快,出乎意料。我无意中又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在整个搬运过程中,每只蚂蚁都或者向前移动,或者向后移动,从不停留在原地等待。总之,所有的小蚂蚁都在不停的辛勤工作,没有一只“偷懒”。
为什么蚂蚁工作得如此有效率,而我们的拣货过程中却老是有人忙来有人闲,工作量分配不均,从而不能发挥最高的效率呢?难道小蚂蚁们有什么秘诀么?
“不停地移动,为什么每只蚂蚁都在不停地移动呢?”我喃喃自语。
“扬波,你什么时候开始对生物学感兴趣了?难道你打算改行去做生物学家?”亦芸跟我开玩笑。
“舅舅,我知道蚂蚁是怎么搬东西的了,第一只蚂蚁拿了一块面包屑传给第二只蚂蚁,然后第一只蚂蚁就会又去拿一块面包屑。”龙龙的确很聪明,居然也看出了一些门道,还能讲得清清楚楚。
“然后呢?”我不禁问了一句。问完自己也笑了,现在竟然轮到小外甥帮我答疑解惑了。
“然后啊,第二只蚂蚁就接着往前爬,直到遇上往回走的第三只蚂蚁,他就把面包屑交给第三只蚂蚁,然后转身去找第一只蚂蚁,再从第一只蚂蚁那里接过另外一块面包屑。”
“不停的爬,直到遇到往回走的伙伴,把工作交给伙伴。”我忽然醒悟,找到下一个伙伴传递工作似乎是个关键点,也正是蚂蚁系统和我们的分区拣货法所不同的地方。在我们的分区拣货法里,每个拣货员都被分配在一个固定的区域内,当他完成了自己区域的工作后,他就得回到分区的起点,也就是和前一分区的交接点上,取得新的订单。如果此时交接点上没有前一分区已完成的订单,他不能越过交接点去帮助前一分区那位忙碌的拣货员,只得无奈的等候,这也就是我们看到有人空闲有人忙的原因。正是这样的等候造成了时间的浪费,使我们的拣货不能达到最高的效率。
问题出在我们的分区拣货法严格限制了拣货员的活动范围,使整个工作系统丧失了灵活性,没有办法根据订单内容的变化做出调整,合理的分配工作量。而蚂蚁们的团队却没有这样的限制,虽然面包屑有大有小,蚂蚁们爬行的速度有快有慢,但是因为没有区域的限制,爬的快的蚂蚁可以多作一点贡献来帮助爬的慢的兄弟,这样团队合作法像一根无形的指挥棒,不断的调整着各个蚂蚁所分配到的工作量,造就了一个完美平衡的工作系统,真是太神奇了!
“我可真要拜你为师了!”我自言自语道。
“舅舅,你要拜谁为师?我也要拜!”不知怎么,小龙龙听到了我的嘀咕,好奇的抬头问道。
我正好笑,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叫我的名字。
“小波,你们蹲在地上干什么?”回头一看,不知什么时候,我的母亲和表姐也来到了公园。
“我和舅舅在看蚂蚁搬家,是我第一个发现的!”龙龙抢着邀功。
“呵呵,扬波啊,让你这个做舅舅的费心了。”姐姐笑着对我说。
这时,我母亲和姐姐的眼光不约而同的落在了我的身后。
我忽然记起了还没介绍亦芸,刚想开口,亦芸已经站起身来,微笑着作自我介绍。
“伯母好,我叫沈亦芸,是扬波公司的同事,今天来公园散步,正好在这里碰到他们两个玩得热闹,所以就一起看了会儿蚂蚁了。”
这时我也站了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说:“妈,你们来的正好,我现在有些要紧事,马上要回公司一趟,龙龙就交给你们了。”
“这个时候有什么事?”亦芸莫名其妙。
“拜蚂蚁为师啊!”我笑着答道。
于是我把从星期五接到吴进的抱怨电话,然后到仓库看到的混乱情况,再到如何看到蚂蚁搬东西联想到仓库拣货的过程,长话短说的告诉了她。
“真有意思。”她也很高兴。
“我虽然得到了灵感,但具体如何运用也还没有把握。我想现在回仓库去,做一个实验,测试一下蚂蚁系统到底灵不灵。”
“我和你一起去吧,我也非常好奇呢!”
“也好,我们马上出发。”
思谋网 - 分享供应链管理人的才思与谋略。
板凳#
作者:scmnews 发布于:2014-10-18 14:47
3.3成功的试验
为了应付周末的采购高峰,星期日的仓库比平时更热闹。
一进仓库,就看到黄豪东奔西走,高声呼喝,带领着工人们挥汗如雨的忙碌着。我暗暗点头,他能身先士卒的埋头苦干,果然当初没看错人。
黄豪见到我们,一脸惊讶,转而为疑虑,虽然最近我们已成为这里的常客了,可周末造访毕竟还是有点不同寻常。“扬总,沈经理,没出什么事吧?”黄豪已经成了惊弓之鸟,也顾不得客套,直截了当的把他的顾虑提了出来。
“别急,我和亦芸是特地来慰劳大家的。”我笑道。
黄豪放心了,“我想也不会有什么事,这两天仓库里的工人们一直加班加点,每天都按时完成订单。”
“辛苦大家了。待会叫小马去买些吃的来,慰劳慰劳大家。”消息一宣布,大伙忙得更有劲了。
“对了,等下我们来一次小小的拣货比赛。获胜的一方可以获得一定的奖励。”我接着对黄豪说。
“比赛?”黄豪一脸的疑惑,“怎么比?”
“老黄,其实这不仅仅是一个比赛,更是实验一个新的拣货方法,如果实验成功的话,你的的烦恼也有希望解决了!”于是我给黄豪解释了我们是如何从蚂蚁身上得到灵感的经过。说了半天,看得出来黄豪仍然不甚了了,但是他至少明白如果实验成功的话,就可以解决仓库现有的缺乏协调、效率低下的问题。试试总是有益无害,黄豪表示全力支持。
说干就干,不一会儿,黄豪就把所有的拣货员召集到了一处。众人面面相觑,不知究竟。
“这两天大家任务繁重,非常辛苦。现在叫大家来是要举行一次生产竞赛,看谁在一个小时内完成的订单多,获胜的一组今天的加班费加倍。”我点了一下人数,只有九个人。于是我拍了拍黄豪说:“还缺一个人呢!看来得委屈你亲自出马了。”
“没问题!”黄豪一口答应。
我把所有的人分成了两组:A组和B组,每组五个人,领班老刘负责A组,而黄豪则当仁不让是B组的组长。
我接着宣布比赛的规则:“A组工人仍然沿用现在的拣货方法—分区拣货法。整个拣货区有5个分区—食品区,饮料区,日用品区,电器区和礼品区。每区由一个人负责,他从本区和上一个区的交接点上取得订单(如果是食品区的话,就从整个拣货区的起点获取新订单),进行每张订单中该区商品的拣货,然后把订单和已经拣好的商品交到下一个分区之前的交接点上(如果该张订单恰好没有订购任何己组的商品,则直接传递给下一区)。当订单最后经过礼品区,整张订单的拣货工作也就完成了。”因为亦芸对仓库的拣货程序不太熟悉,我把分区拣货法又详述了一遍。对于老刘和他的组员来说,对此则早就驾轻就熟了。
“那我们呢?”B组的两个小伙有点等不及了。
“你们的拣货路线和A组是一样的,不同的是,你们每个人的工作区域是没有分区限制的。为了明白起见,沿拣货路线,靠近起点(办公室)的称为上游,反之靠近终点(装货区)的则称为下游。当你从上游拣货员手里接过订单和拣货车,就沿着拣货路线进行拣货,直到遇到回来拿订单的下游拣货员,便把订单和拣货车移交给他,自己则往回走,直到遇到上游拣货员,接过下一张订单,再开始一个新的循环。”说到这里,我停了一下,显然大家需要一些时间消化。

“要是我一直都没有遇到向回走来接订单的下游拣货员怎么办?”这次提问的是黄豪。
“什么意思?”我愣了一下。
“我是说,由于我的速度比较快,或者正好手上这张订单的项目比较少,使我赶上了我下游的拣货员,他手上的订单还没做完,也没有移交给他的下游的拣货员,两个人发生了‘追尾’现象,那该怎么办?”
我倒没想过这个问题,似乎蚂蚁在搬东西过程中也没出现过这样的现象。我皱着眉头思考。亦芸则在旁分析道:“如果你保持队列,跟在下游拣货员后面工作的话,那你的拣货速度就会受到限制,那么整个组的效率就会损失……”
“那你就超过他,继续工作不就行了?”旁边的一个高个大汉快人快语。
“不行,”我刚想表示赞成,黄豪却抢先反对,“这样的话,订单的次序就全被打乱了。要知道,按照订单的次序进行拣货,才能使完成的订单和发放的订单的顺序完全一样,这对我们来说是很重要的。”
“为什么呢?”亦芸脸露不解。
“这和我们的送货队的装车顺序有关。他们送货到不同的客户会有一个先后顺序,为了避免重复搬运和移动,我们对货物在车内存放的位置很有讲究。后送达的客户的货物,因为会后取出,所以会先装车,以便尽量安排在车的靠里面;而反之,先送达的客户的货物要尽量靠近车门,方便提取,所以要后装车。而之前,拣货部会事先按照送货的逆序来排列订单,再发放给拣货工人。这样就能保证分拣完的货物按照需要的顺序送到装车处,不用再花费时间、人力进行调整排序。”
亦芸听得连连点头。
“和以前的实行的单人拣货法相比,保持订单的顺序是分区拣货法的一个优点。所以,我想,在新方法中,最好还是不要让拣货员互相超越。”黄豪解决了他自己提出的问题。
我权衡了一下得失,也同意他的看法,“订单的先后顺序确实挺重要的。而且我也不确定出现这样的情况(上游的拣货员赶上下游的拣货员)的机会大不大,不如我们先试验一下不允许超越的规则。”
“就是说,一旦你赶上了下游拣货员,就只能跟在他后面拣货,直到他完成或者移交手上的订单,再从你手上接过你的订单为止,然后你也可以反身去取得新的订单。”亦芸补充说明道。
“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么?”
“你刚才说的都是如何传递订单的规则,可是我们怎样开始呢?”还是那个小个子又发话了。
我琢磨了一下,据我对蚂蚁的观察,其实初始状态并不重要,只要按照传接的规则进行,很快就会达到平衡状态。
这样吧,为了竞赛公平,开始的时候,你们和A组的组员站在相同的地方。就是每个人都位于一个分区的起点处。然后,第一个拣货员开始分拣第一张订单,其他的人在原地等待,直到有订单传到你们手上才开始工作。不过,和A组不同的是,一旦开始工作,你们就不需要再考虑分区的限制,只要遵守我刚才说的规则就可以了。”
我费尽口舌,连说带画,B组的组员终于都明白了游戏的规则。而另一组的队员早就不耐烦了,连声催促我。我确信大家再无疑惑,于是一声令下,拣货竞赛正式拉开了帷幕。
比赛一开始,也许是因为有双倍加班费的奖励诱惑,两组都开足马力,力争获胜。由于两组的起始位置一样,起初几张订单的执行速度,双方几乎不相伯仲。不过,过了一些时候,B组的拣货员在相互交接订单的时候,好像是因为不太习惯的缘故,有点手忙脚乱,延误了一些时间。而A组那面,则是轻车熟路,毫无迟滞。
亦芸调侃道:“看样子新的拣货法有点水土不服呢。”
“这才刚开始,鹿死谁手,尤未可知。”我答道。
果然随着竞赛的进行,B组渐渐熟悉了交接的过程,又赶了上来。比赛激烈了起来。



慢慢的,A组的分区拣货法的老毛病又暴露出来了-比较熟练的拣货员往往很快就把手上的订单完成了,而其他分区的拣货员则忙得焦头烂额,积压的订单也越来越多。组长老刘是个急性子,一个劲儿大声的呼喝催赶,谁料越急越乱,A组的进程明显减慢了。
本来以为该轮到B组的新方法显现威力了。可是,出乎意料的是,B组这里却也是屡屡受挫,黄豪刚才提到的上游分区拣货员追上下游分区拣货员的追尾现象频频出现,常常看到两名拣货员接踵而行的场面。组长黄豪只是干着急,却使不上力。
因为各有各的问题,比赛倒也进行得旗鼓相当。直到最后,B组以一张订单的微弱优势险胜。宣布结果之后,B组人人欢欣鼓舞,A组却个个一脸的不服气,抱怨对手胜得侥幸。
“扬波阿,看来你的高招可是中看不中用阿!”亦芸脸露忧色的对我说。
没料到“追尾”现象出现得如此频繁,使得新的拣货法的效率大打折扣。可是如果修改规则,允许发生追尾时进行超越的话,就要付出打乱订单顺序的代价。难道没有两全其美的方法了么?我一时间也计无所出。
“扬总,”此时黄豪走了过来,“你的新办法不错嘛!”
我正彷徨无计,以为他也来挖苦我,只能苦笑道,“被你不幸言中,追尾现象是个心腹大患。”
“扬总,我可是说真的。至少这个使用这个新方法的过程中很少出现分区拣货法中常见的有人无单或者有单无人的情况。”黄豪生怕我误会,连连解释。
“不解决追尾的问题,也是徒劳无功。”我摇头叹道。
“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决。”不知何时那个平头小个子插了进来。
“哦?”我眼前顿时一亮。
“小张,你有什么点子,快说啊!”黄豪催促他。
“我刚才一边做,一边观察,虽然整个小组常常发生追尾现象,但是我前面(上游)的小王却从来没有追上过我。这是为什么呢?”见我们如此重视,那个被称作小张的小伙来了精神,甚至卖起了小关子。
“说下去,说下去。”
“因为我前面(上游)的小王是新来的拣货员,和我相比,他拣货的速度要慢了许多,所以他很难追赶上我。”
“小张是我们这里有名的快枪手,又快又准。”黄豪补充说明。
“关键是拣货的速度。除非两个人拿的订单上的货物密度区别实在太大,否则拣货慢的要赶上拣货快的机会就很小。”小张面露得意之色,继续说,“而一个小组中,由于经验等原因,每个人的拣货速度其实都是各不相同的。如果我们按拣货的速度,把速度慢的安排在前面(上游)拣货,速度快的则安排靠后(下游),这样发生追尾现象的概率就会小很多吧。”
一言中的,亦芸,黄豪和我都大有茅塞顿开之感。真没想到,这配送中心的仓库,竟也是藏龙卧虎。
“既然有了解决的办法,不如我们再当场试验一次。”亦芸提议。
黄豪和小张自然也是跃跃欲试。于是我宣布再燃烽烟,只是B组按照小张的点子按拣货速度从慢到快重新安排了人员的次序,再进行一次比赛。比赛的奖励依然是多一倍的加班工资。
这一次果然大不相同,一则是B组对新方法已经熟悉,二来队列顺序经过重新排列,很少再出现追尾现象,所有组员都开足马力,飞快的进行着拣货。而A组则仍然受到老问题的困扰。很快的,差距越来越大,当比赛鸣锣收场的时候,我和亦芸惊喜的发现B组竟然比A组多完成了1/3的订单。
“真没想到,竟然有那么大的改进。”黄豪喜出望外。
“给你的得力干将小张记上头功,等我们度过难关,解除工资冻结令之后,我要第一个给他加工资!”我笑呵呵的对黄豪说。
“是啊!现在新的拣货方法可以提高我们30%的效率,换句话说,我们不用花一分钱,就达到了增加三分之一工人的效果,这可省了不少钱呢。”不愧是财务总监,亦芸马上就换算成了财务的指标。
“知其然,更要知其所以然,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B组会超过A组那么多吗?”我存心考考亦芸。
“A组的分区拣货法,把整个拣货区划分成固定的几个区域。各个分区的拣货工人的速度本来就不一样,再加上每张订单上的货品需求在各个分区的分布又不尽相同,这样就形成了一个产能不平衡的系统。而正是产能不平衡,造成了资源的浪费和效率的低下,A组落后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反观B组的新的拣货法,由于没有了区域的限制,拣货快的工人多承担一些工作,拣货慢的工人少承担一些,达到一种自然的平衡,几乎能使每个工人每时每刻都保持忙碌,整个组的效率自然会胜出一筹。”亦芸所学虽非工程专业,但仍能迅速看出关键所在,我对她不禁刮目相看。
“以前我们只是想到要分区能使拣货员专注于特定货架区的拣货,熟能生巧,从而提高工作效率,但是没有想到这样人为的资源划分反而使整个系统失去了灵活性。” 我补充道,“而今,新的流动拣货方法正好克服了这个问题,它将自动平衡整条操作流水线的工作量,使得拣货员最大限度地发挥他们的效率。并且,拣货员们不用象单人拣货法时那样走遍整个拣货区,完成订单上所有货物的分拣。新的方法虽然没有设定固定的界限,但每个拣货员仍然会在一定的区域内来回走动,这样拣货的熟练程度还是会提高得比较快。可谓一箭双雕。”
我虽然说得头头是道,可A组仍然有些工人不太服气,叫嚷着B组的胜利只是一时侥幸,并非新的办法有什么奇效。
为了服众,我把A、B组进行了对换。这次A组采用新的拣货方法,B组则用回原来的分区拣货法,再决胜负。结果不出所料,虽然A组第一次用新的拣货法,不太熟练,仍然比B组多完成了将近20%的订单。为了鼓励士气,A组也得到了我许诺的奖励,个个欢天喜地。毕竟事实胜于雄辩,此时大家对新的拣货法都心悦诚服,再无怀疑。
“扬总,您的这招真厉害,叫什么名字啊?”小张突然问道。
我一愣,这从蚂蚁那里学来的方法,哪里有什么名字。转念一想,随即笑答:“我既然是拜蚂蚁为师,这套拣货方法就叫作蚂蚁系统吧!”
思谋网 - 分享供应链管理人的才思与谋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