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危机初现 – 《三月之限:供应链的力量》

第一章To Be Or Not To Be - 危机初现



1.1 董事长的怒火

清晨八点刚过,我已经坐在去公司的出租车上了。桑塔那平稳地飞驰在高架道路上,从家到公司大概有半个多小时的车程。我从鼓鼓囊囊的公文包里抽出了下个季度的计划书,再次翻读了起来。不,这并不是我的习惯,平时,和许多人一样,一上出租车,我都会即时合上双眼,进入假寐状态,来弥补作为都市人永恒的睡眠不足。可是今天,这道程序不知为何出了点故障,我毫无睡意。

今天上午,公司的管理层按计划要开一个季度例会。除了我,公司的总经理,公司各个部门的经理,还有公司的董事会主席赵志伟也会出席。会议的内容主要是报告上个季度的业务进展,以及研究下个季度的各种计划。“促销计划”、“提升点击率”,虽然报告中的关键词并没有太多的新意,但眼前的这份计划书内容完整,风格简炼,丝毫没有让人不放心的迹象,何况我昨晚已经检查过一遍了,但是现在我仍然忍不住再一次翻看,或许是我过虑了……

合上计划书,看着封面上“嘉农”的标志,忽然有一种亲切感。屈指算来,我就任嘉农这个网络超市公司的总经理已经一年多了。当初,正是我的儿时挚友,赵志伟,也就是现在的赵董事长,游说我回国出任这家网络超市“嘉农”总经理,以求开创一番自己的事业……

奇怪!这些年来孤身在外,凡事自己作主,像今天这种患得患失的感觉还真不常见。

不知不觉间,车已经驶入了市区。我强迫自己收起文件,抬眼向车外观望风景,高架路两侧一幢幢林立梓比摩天大楼从身边飞也似的掠了过去。写字楼上面面的玻璃墙,映着清晨金灿灿的阳光,反射出点点耀眼的光芒,仿佛是盛装打扮的女郎身上夺目的首饰。路上飞驰的车辆迎着阳光,汇成一股奔腾的洪流。桥下清静了一整夜的街道也逐渐被熙熙攘攘人群淹没,喧嚣了起来。整个城市沐浴在朝阳的怀抱里,散发出一股勃勃的生机。我惊奇的注视着眼前的景象,这个东方大都市的清晨,竟然有着如此迷人的魅力。而平时多在车中昏睡的我,竟一直没有机会发现,生活中最不经意的时刻,也蕴藏着如此令人激动、振奋的美丽。

渐渐地,身边的车流开始慢了下来,忽然发现目光尽处的天空灰蒙蒙的,黑云重重,仿佛正在蕴酿一场暴风雨。难以置信,眼前竞还是这样一个明朗可爱的都市之晨!真是天有不测风云,好像大自然也想趁这个难得的机会展示她的各种魅力呢。

“又堵车了!”驾驶座上的司机嘴里嘟哝了一句。

我结束了胡思乱想,抬腕看了看表,幸好还早,绝不会耽误十点的会议。

“先生,您不介意我听新闻吧?”他边问边打开了收音机按钮。

“东广早新闻……”我靠在座椅背上,有意无意的听着,“据报道,今年大学生就业情况不容乐观。据上海校方统计,在今年七月毕业的应届大学生中,至今仍有40%未找到工作……”

“现在寻工作真难啊!”这条新闻似乎打开了司机的话匣子,“先生,您是在大公司工作吧?”

“唔。”我不置可否。

“我儿子大学毕业都大半年了,还没找到合适的工作,唉!还是交通大学的呢。”

这样的抱怨我已听过不少,现在的经济形势真的是十分严峻。网络神话的破灭使那些昔日五彩缤纷的泡沫无影无踪,拉登的两架飞机更是雪上加霜的给了全球经济一下重击,裁员、降薪,甚至倒闭都已不再是新闻。国内经济也不复上演上次金融危机时的这边风光独好,就业市场就是最好的晴雨表。我毕业的那会儿,交大的毕业生可是香馍馍,有的公司抢还抢不到,现在可好……

投资商们也跟着纷纷修改了他们的预算,嘉农好几笔谈好的投资计划都搁浅了。不敢想象,如果我们的投资商不是赵志伟的父亲的话,会是如何一个局面?不过还算是万幸,我们尚有足够的资金支持以度过这个寒冷的冬天。到了冰消雪融的时候,又会是灿烂的春天……

突然,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打断了我的思绪,液晶屏上显示出是黄豪的电话。

黄豪是嘉农公司的仓储经理,主管仓库管理的具体事宜。他以前是一家国营超市的仓库主管,有着十多年的仓库管理经验,在这群年轻人创办的公司里,他可算得上是沙场老将了。一大早他打电话给我会有什么急事呢?无暇细想,我接起电话。

“扬总,你快到配送中心来!”黄豪的声音显得有些慌张。

“什么事?慢慢说。”我试图让他冷静一下。

“赵董正在这里大发雷霆呢,你再不来,连我都快被他烤焦了。”

“他怎么会在仓库?今天上午要在总部开管理会议的啊。”我有些不解。

“还不是为了订单的事。赵董好像吃了烈性炸药一样,见谁骂谁。”

“我知道了。你也别急,我马上过来。”我虽劝他别急,自己心中刚刚压制下去的不安感却又开始抬头。我仿佛有种预感,今天将是漫长的一日。

堵塞的车队终于开始慢慢移动了。

我马上让司机改变目的地,直奔公司设在漕河泾的配送中心。

二十分钟后,出租车便把我送到了漕河泾。我们的配送中心是座一层楼的平房,原先是个国营企业的旧仓库,我们租下来以后重新粉刷成了纯白色,在门口高高树起了网络超市的标志牌,同时也树起了我们的雄心―― 要在这片热土上,闯出我们自己的天空。

刚下车,我就看到赵董那辆醒目的红色别克车停在仓库门口,和后面的纯白色的库房显得有些不和协。在我的记忆中,我们这位赵董可是这里的稀客,除了开业的那天,我都不记得这辆红色的别克何时还曾大驾光临过这里。平时这里的运作基本上都由黄豪负责管理。今天刮的到底是什么风,竟把赵董吹到这里来了?

果然,整个仓库就象是一锅沸水,六七个工人推着小车在货架间往来穿梭,也不知道是通道太窄还是他们跑的太快,老是互相堵住。三四个包装工人在出货口忙碌着把小车里的货物打包,标记,而他们的身后已经累积了好几辆小车了。还有些家伙在仓库里跑来跑去,天知道他们在忙什么。

“扬总,你可来了!”黄豪一下就发现了我,就像看见救命稻草一样冲了过来。很明显,他也做了大运动量的“锻炼”,汗水顺着脸颊不住的往下淌,颇为狼狈。我试图让他冷静下来,终于问清楚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一个多小时前,赵董就到了配送中心,查问一张运丰公司的订单,当知道这份订单和其他需要今天送货的订单一样,都还在货架前等着处理后,他就做起了监工,亲自在仓库里指挥工人。可半个多小时下来,只完成了30%的拣货工作,而且还有不少货品短缺。更糟糕的是核验员还发现不少完成拣货的单子里都有错误,根本无法发运,他就开始暴跳如雷了,而货架上的牛奶有一大半都过了期的发现更是给他火上浇油。

“已经有两个拣错货的工人被他解雇了,”黄豪心有余悸,“从来没见过赵董发那么大的脾气。”

“现在我也得在线上帮着完成定单。”他又补充道。

“那么,赵董现在在哪里?”我问。

“在中心的办公室,他说要看仓库的进出货记录。”黄豪说。

“你先处理给运丰公司的货,顺便打电话通知公司,例会移到下午进行。我马上过去和赵董谈谈。”说完,我径直走向办公室。

“哦,对了,”我猛然想起另一件事,回过头,“让那两个工人先留下,过会儿我再作处理。”

听完这句话,黄豪如释重负般的长出了口气,回去工作了。

办公室的门半掩着。赵志伟大大咧咧的坐在办公桌前,眼睛紧盯着手里的报告,两道粗短的眉毛此时都快挤到一起了。

一见到我,他就嚷嚷了起来:“这怎么行,一笔这样简单的订单都无法完成……这样下去,还说什么顾客至上,服务制胜?”

“好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你亲自赶到这里来?”我绕开了他的话。

他告诉我,昨天晚上,客户部接到运丰公司的电话,狠狠的埋怨了我们总不能按时按量送货,给他们带来了很大的麻烦,并威胁如果再发生这样的情况,就不会再从我们这里订任何一样东西。很不巧的是,当时正好客户服务经理不在,是他这个董事长亲自顶住了运丰公司那个凶神恶煞般的采购经理半个多小时的狂轰乱炸。

“好了,这件事我们可以应付过去的,我已经让他们优先处理运丰公司的订货了。”我向他保证今天下午可以按时把货送到运丰公司,“要不要我立个军令状,到时候丢了街亭你来个挥泪斩扬波?”我想放松一下他看来过分紧张的神经。

显然我的幽默起到了效果,在开除了两个工人并得到了我这个总经理的保证后,志伟的两道拧紧的眉毛有些舒展了开来。

“但是,其他的订单呢,也能按时完成么?”他似乎仍有不满,“我看到客户部的顾客投诉记录越来越多了。”

“这个我也注意到了,”我胸有成竹,“我们正计划购入一套美国最先进的条形码跟踪系统,还有两条全自动传送带。安装完毕后我们的工作效率大约可以提高一倍,这还是保守的估计。”

“条型码跟踪系统。”他饶有兴味的重复了一遍,新鲜的名词总能让他感兴趣。

“今天下午的会议上我们就会讨论购买这两套设备的计划。”

“我还有点事,可能会晚些到,你们先进行吧。”

“好吧,没问题。”我笑着说。

“哦,对了,我还要赶个约会。”志伟突然想起了什么。“这里就交给你了!”

他站起身来,重重的拍了一下我的肩膀,离开了办公室。

看着他迈着他那特有的大步匆匆离开的背影,我心头的阴影却仍是挥之不去。志伟生这么大的气,真的完全是因为运丰公司的一个投诉电话那么简单?

无暇细想,先出货要紧。我回到仓库,先批评了那两个工人,告诉他俩粗心发错货对公司的影响有多么大,然后又鼓励了两句,让他们继续努力工作。我自己则联系供应商,让他们马上把我们缺的货送过来,越快越好。每个人都忙的不可开交。

两个多小时后,开往运丰公司的送货车终于关上了车门。其他的订单也基本就绪。浦东农贸公司及时送来了一批急需的货物,他们的要价不低,可这是我能联络到的唯一一家能解燃眉之急的供应商了。还有一小部分订单仍然缺货,无法完成,没办法,只能由客户部同顾客联系道歉并照单赔偿了。

已经快下午一点了,我和黄豪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匆匆赶向位于市区的公司总部办公室。

“今天真幸亏你来了,要不赵董非得把我也炒了鱿鱼不可。幸好今天的单子还不算多,要是天天都能有那么高的效率就好了!”在车上,黄豪刚逃过一劫,有点喜形于色。

“天天?”我苦笑着说,“我可不愿每个上午都是这么度过的。”

以上内容由 思谋资源组 发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引用本文:思谋网. 第1章 危机初现 – 《三月之限:供应链的力量》. http://www.scmor.com/view/1876.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